日期-时间加载...
-创新创业

曹操:何以解忧,唯有五粮

金融投资报 2019/3/14 11:30:28 评论(6)
| |
建安十三年,公元二百零八年,时任大汉朝丞相的曹操老同志在赤壁大战的风云阵前,酾酒临江,横槊赋诗,即席吟诵了他的《短歌行》: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敬城

       建安十三年,公元二百零八年,时任大汉朝丞相的曹操老同志在赤壁大战的风云阵前,酾酒临江,横槊赋诗,即席吟诵了他的《短歌行》: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这颗老骥伏枥的吐哺之心,激励我常常听杨洪基的演唱带,其词也,沉郁顿挫;其曲也,慷慨磅礴。令人闻之则有端起酒壶、碰杯英雄的壮心豪情,沉闷之气顿消,激烈之怀立开。

       这是诗的力量,也是酒的力量。

       推杯换盏之间,酒酣耳热之际,脑袋里突然冒出一个问题来:如果曹操穿越到现代,他老人家会喜欢喝什么酒?

       有人说,曹魏建都邺城,怀旧如曹公者,估计还是会喝河南河北的名酒杜康大曲。我不以为然,在大一统的当代中华,一心渴望天下归心的魏武帝,怎会单恋同一壶老酒。王者风范,自然会喝当代中国最好的酒。又有人说,作为老干部的杰出代表,曹操肯定会喝酱香型的。殊不知,酱香型白酒的酸度是其它酒的3—30倍。酸度是个好东西,却也不是一个好东西。李太白说过一句酒话,叫“钟鼓馔玉何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有专家认为,酸度过高的酒,恰能使饮者陷入“长醉不复醒”之阱,惟老干部慎之又慎。

       且夫大饮者,品味的既是酒,也是诗,所谓无诗则酒不雅,无酒则诗不神,讲的就是中国文化中日神与酒神交相辉映的诗酒精神。

       都说中国诗酒味道,可以分为川黔苏鲁晋豫皖七大门派,那七大门派谁主江湖?江统说:“酒之所兴,肇自上皇,或云仪狄,或曰杜康”。上皇仪狄,已辽远不可考;提起杜康,倒是还有老曹的何以解忧;提起汾酒,也能记得杜牧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提起黄酒,也恍惚记得朱敦儒的无人共酌松黄酒,时有飞仙暗往还……灼灼其浆,熠熠其煌。

       然此比之我川酒之诗、之味、之美,则差之远矣。

       何也?一代有一代之所胜。放眼上述门派衮衮诸酒,其传流于当世者皆难赋壮词以寄之。

       让我们把流着口水的目光聚焦到天府之南的长江边上,一个被国家质检总局认定为“中国白酒金三角”地理标志的地方。位于四川盆地南端的这个白酒金三角,是沱江、赤水河、岷江、长江等多龙汇涌的地方,在这片方圆约五万平方公里的三角带上,宜宾、泸州、仁怀三块宝地相邻,气候湿润、水量充沛、群山合围,孕育出中国名酒品牌的拳头产品,扛起了中国白酒产业的半壁江山。

       车入翠屏,便是三江,漫天的、醉人的、浸心的酽酽醇浓、绵绵飘香的酒曲之味扑面而来,这便是春水流香、闻风欲醉的中国诗酒味道。这个味道,是司马相如“蜀南有醪兮香溢四宇”的顾盼生辉,是杜甫宴戎州杨使君“重碧拈春酒,轻红擘荔枝”的情发兴奇,更是苏东坡、黄庭坚在洪峰里“我愿三江化成酒,浪来一口喝一口”的潇洒风神。

       这个中国诗酒的味道,就是盛世五粮的味道。

       如果曹操老同志真的穿越过来,以其星汉灿烂、挥鞭沧海的诗性豪迈,其取而饮者,舍五粮其谁?

       这正是:

       敢仗雄心走天涯,风回千里翠屏花。

       江山何处暖归客,还首五粮酿人家。

       来,我的朋友,坐上我们的曹操专车,与我们一起到五粮人家走一走,走到横笛未休吹的东楼门口,去临江买酒,去古渡浇愁,去把她的手装进你的裤兜,任她桃花满面羞。去听听纤夫的爱,去谈谈壮士的酬,去唱唱年少万兜鍪……

       喝喝前辈的酒,吹吹自己的牛,这是五粮的味道,更是盛世风流的诗酒味道。




全部评论

6条评论 我要发表
查看全部评论>>
网站制作 网站维护:易设界
金融投资报©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蜀ICP备1200229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80008  公众监督电话:028-86968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