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时间加载...
-周末证劵专题

一部起伏跌宕的中国股市简史——叶国英:在牛背与熊蹄中锤炼

金融投资报 2018/11/3 0:34:44 评论(0)
| |
因为活着就能自立、自强、自尊、自重,就能东山再起、梅开二度,就能继续在牛背上起舞、在熊蹄下抗争。活着就有人生的根基,就有希望、未来和梦想,还有比这更真实的价值所在吗?

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特别报道



叶国英(市场资深人士 、金融投资报专栏作者)


       因为活着就能自立、自强、自尊、自重,就能东山再起、梅开二度,就能继续在牛背上起舞、在熊蹄下抗争。活着就有人生的根基,就有希望、未来和梦想,还有比这更真实的价值所在吗?

       时光倏忽,弹指一挥,中国股市已近而立之年。望着由29根年K线组成的上证指数走势图,不禁思潮澎湃、感慨万千。那6792个交易日中为“七亏二平一盈”的博弈,那996个交易周中为“星期几是红或黑”的猜疑,那334个交易月为“五穷六绝七翻身”的期盼,那8个牛熊交替、冰火二重的市场、在希望与绝望中的焦虑与煎熬,全在这曲折的K线上幻化而出。

       大江东去,惊涛拍岸,在这条长江黄河般的上证指数K线上,多少先驱者落花流水、浪花四溅,有的在失足、失误中成了“医院”与“法院”的二院“院士”,有的在滚打误闯中成了“杨白劳”、“杨六郎”的“杨家弟子”,更多投资者在默默无闻中成了铺路的“砂子”和过河的“石子”。三十年的风风雨雨,人们究竟收获了什么?如果从1992年5月中国股市正式放开股价时的上证指数1429点起算,至2018年9月14日2648点,廿六年的总升幅仅为85.3%,平均每年仅上升46.6点及2.84%升幅,可谓雷鸣电闪、云厚雾重、举步维艰。

       三十载光阴、三十载春秋,在这条江河般的K线上,收获的是财富?是职位?是名誉?是知识和技术?是经验与教训?还是云计算的思维、互联网的胸襟、大数据的脑库及智能化的手势?这些似乎均在说不清、道不明之中,风轻云淡,烟消雾散,而明白无误的是额上的皱纹、脸上的斑痣、稀疏的白发、昏花的老眼、虚胖的肚腩,以及三十年高度绷紧的神经质。这些难以回绝的“盛情”,也许是包含着岁月的馈赠,但面对股市,我们只能报以苦恼人的笑。

       然而,我还是扪心自问,我究竟收获了什么。久久静思之下,忽然感悟,我还活着,这便是最大的收获。我还能嬉笑怒骂、舞文弄墨,还能故国神游、举樽品茗。因为活着就能自立、自强、自尊、自重,就能东山再起、梅开二度,就能继续在牛背上起舞、在熊蹄下抗争。活着就有人生的根基,就有希望、未来和梦想,还有比这更真实的价值所在吗?就像西方婚礼誓词中所言“无论是好是坏,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相爱是誓词的核心,而投资者的核心不在盈亏、不在成败,而在活着,只有笑到最后才是真正的赢家。而活着的关键因素就是心态,如果没有一个宽宏如海、坚韧如钢的心态,如果没能像海明威笔下《老人与海》中的具有顽强内心世界的伟大老人——桑迪亚奇那样,即使经历了84次挫败,即便面对饥饿鲨鱼群的凶狠围攻,依然凭着铮铮铁骨、驾着孤独小船、拖着仅剩的巨大鱼骨艰难返航。如果不能有如此心态,那么在中国这个新兴加转型的股市中,亏钱则是很容易的事。正是这三十年股海风云中数番的牛背与熊蹄的锤炼,方成就了我的心态。

       曾记否?当黄浦江畔的开市锣声,敲醒我入市的初心后,我曾像一个进入海滩赤脚嬉水的孩子,当1992年5月放开股价时,指数一下从616点飚升至1429点时,我忽然看到浪潮呼啸、惊涛拍岸。而退潮之后,哀号者、啼哭者,让我的心态第一次感受到熊蹄踩踏的风险。当上证指数跌至400点左右时,我在当时上交所总经理尉文渊授意下,发表了《谷底在哪里》、《再论谷底在哪里?》后,指数又一跃而起,三个月内升至1558.9点,令我的心态又在牛背上惊叹股市的魅力。

       1994年7月底,在指数跌至325点时,证监会的四大救市措施让指数迅速在两月内升至1052.9点,我的心态首次感受到政策救市恰如强心针产生的搏动效应。1996年,我的心态既在“概念纷飞”中看到“琼民源”、在骗术之下产生十倍升值的魅影,又在证监会“十二道金牌”的风险警示中体会到“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隐忧,我的心态不再单纯,而是走向成熟。1999年的‘5·19’行情,我的心态随网络起舞,在虚拟世界中重新寻找风险与机遇的平衡,也初步领略了新经济的初露狰狞。于是在静思之下写了《跨世纪大底与跨世纪行情》一文,客观地分析了政策底、资金底、洪水底、技术底及我驻南斯拉夫使馆被炸的战火底五重考验下,市场将夯实底部、蓄势而上。果然,一轮牛市从1047点攀升至2001年6月2245.43点,这是良好的心态赋予我智慧。2005年6月跌破千点的四年调整,虽然不断出现破净、破发的个股,以及不断萎缩的交易额和开户数,但心态依然阳光,“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的希望始终存在。国民经济GDP二位数的增长、股权分置改革的启动,使大盘在半年筑底之后再度奋起,并产生了一波17年来最强的牛市,那真是牛背上跳起了广场舞。然而,美国雷曼兄弟的破产所引发的全球性股灾,让心态一下子从江河进入了大海,短短数月,沪深股市发生了雪崩式的暴跌。可叹的是,正逐步走向成熟的心态百密一疏,在指数跌到3000点时盲目建仓,忽视了“倾巢之下安有完卵”的古训,结果指数继续下跌至1664点,让冒失的心态在惨不忍睹中留下血的教训。四万亿救市政策尽管给了破碎的心态一个疗伤的机会,然而2009年大小非的解禁如堰塞湖决口,洪水四溢,让处于全球复苏中的中国股市再度陷于熊蹄之下,而且难以自拔。那种长达7年左右的“全球皆牛、我独熊”的怪状,让心态似乎患上了忧郁症。直到2014年调结构、促转型、稳增长的新经济,让创业板首先启动。谁知郁闷已久的心态一下转换成杠杆性的狂热。

       阿基米德说过:“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撬动整个地球”。这个早在二千一百余年前就确定的杠杆原理,在今天的中国股市产生了巨大的撬动效应,杠杆扩大了机遇,更扩大了风险,加杠杆如此,去杠杆更是如此,与此同时心态也经受了杠杆的锤炼。从2008年至2018年的这十年,中国股市经受了最严峻的冲击,内忧外患、苦难重重。全球股灾的冲击,大小非解禁的冲击,杠杆的冲击,融断的冲击,流动性紧缩的冲击,中美贸易战的冲击,监管从严的冲击,尤其是在资金链受损之下“黑天鹅”与“灰犀牛”频频爆发,破净破发股范围不断扩大,大面积的股权质押进入平仓线,一大批的公募基金进入兑付困境。

       二十余年的心态锤炼,成败与否,如今到了最严峻的时期,沧海横流方见英雄本色,但愿度过此劫,守得云开。

       三十年牛背熊蹄的锤炼,让我对心态有了三点知悟:一、静——静心、静思,任尔风云,咬定青山;二、无——无怨、无悔,荣不谢春,哀不怨秋;三、独——独立、独尊,我行我素,醒醉自知。凭着三十年牛背熊蹄锤炼的心态,让我人生平安地跨过了不惑之年、天命之年、花甲之年,并从容迈入古稀之年。也正是凭着这锤炼而成的心态,让我眼底风云、胸纳沧海。感恩牛熊,活出珍惜。



——————————————

征集:这波回忆杀,等你很久了!

       改革开放40周年,经济的发展、城市的变迁、建筑的升级、企业的壮大、交通工具的换代、生活方式的变化......这些跃动,您一定感受到了!那些亲历的、看到的、听说的回忆,您一定会有感触!

       金融投资报请您将那些老故事讲出来,压箱底的老照片老物件亮出来。投稿至邮箱jrtzbsc@163.com或拨打电话 028-86968491联系到我们,有机会赢得小礼物哦!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我要发表
查看全部评论>>
网站制作 网站维护:易设界
金融投资报©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蜀ICP备12002292号  公众监督电话:028-86968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