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投资网 > 首页头条 > 正文

夜爬龙泉山爆火,网红民宿遍地开花,新业态下是微利还是暴利?

金融投资报 2022-05-12 20:30:38
| |
现在的成都,有三分之一的人在露营,三分之一的人在骑行天府绿道,还有三分之一的人在夜爬龙泉山。

金融投资报记者 贺梦璐 文/图

现在的成都,有三分之一的人在露营,三分之一的人在骑行天府绿道,还有三分之一的人在夜爬龙泉山。

就像是一声毫无征兆的春雷,更像是一次期待已久的密谋,从5月6日开始,随着太阳西下,龙泉山打起了“涌堂”,“夜爬龙泉山”、“和心爱的人看日出”的热搜频频霸榜。

主打桃花经济、水蜜桃产业等金字招牌的龙泉山,如今已是网红民宿遍地开花。又一个周末即将来临,金融投资报记者也前往这座“网红山”一探究竟。

夜爬龙泉山爆火,网红民宿遍地开花,新业态下是微利还是暴利?

观夜景看日出的龙泉山

热度有所降温

从5月6日晚开始,龙泉山出现了一大批“神秘来客”,他们乘坐最后一班地铁抵达龙泉后,从山脚下出发,徒步数小时到达钟家山森林绿道三号观景平台,在距离成都最近的山头一睹夜景斑斓。”

小陈是成都一名在校大学生,爱凑热闹的他自然是去体验了一番,“夜爬龙泉山的大多是学生,但不局限于龙泉驿区那几所大学的大学生”他如是说道。

随着客流量突然加大,夜游安全问题也受到关注,相关部门投入了更多的安保力量,保障游客安全,也有相关提醒游客爬山途中需量力而行,严禁酒后驾驶、超速驾驶。

据山泉镇旅游发展办主任罗渠波回忆,“夜爬龙泉山最高峰出现在5月7日,当晚人流量已突破万人,而后因为疫情防控要求,呼吁市民理性出行,因此热度有所降温,11日夜游人次仅为百人次。”

土生土长的“山泉人”张小玉11日晚也带着儿子登高望远,她对记者说:“前几天藤原豆腐店旁边的空坝子堵得水泄不通,但昨天晚上爬山的人就显得稀稀拉拉的。”

夜爬龙泉山爆火,网红民宿遍地开花,新业态下是微利还是暴利?

(5月11日,张小玉实拍龙泉山夜景)

龙泉山本就主打夜经济,金融投资报记者从等风来、范特西、阿木的院子等民宿处了解到,绝大多数客人都选择晚间在此用餐,以便饭后游山观夜景,远眺339、环球中心等成都地标,突如其来的爆火,让龙泉的后半夜更出名了。

夜爬龙泉山爆火,网红民宿遍地开花,新业态下是微利还是暴利?

爆火后的民宿

延长营业时间,酒水成热销

夜爬龙泉山爆火后,数家民宿延长营业时间,酒馆更是通宵达旦,更有甚者,在藤原豆腐店一旁自家空坝子前售卖起了帐篷位子,游客自带帐篷,只卖空位,100元一个还供不应求, 院坝里20多个帐篷位置被摆的密密麻麻。

拾酒酒馆老板郝兴辉直呼酒水不够,矿泉水来凑。“从6日-8日通宵营业,这几天就延长到晚上11点闭店,最热闹的一天晚上接待了几百人,矿泉水都卖了3000多元,第二天晚上店内主打的花果酒也销售一空,单是这一款品类就卖了2000多元。”他如是说道。

夜爬龙泉山爆火,网红民宿遍地开花,新业态下是微利还是暴利?

(拾酒酒馆门口人头攒动)

除此之外,还有营业不到一年的新店‘范特西’也尝到了甜头。该店老板夏鑫对金融投资报记者也是侃侃而谈:“如今,营业时间延长至凌晨1点,为接待更多的客人,比起以往时间,日营业额均增加1000元。”

不仅是民宿动起了夜游人的“歪脑筋”,本地人卖起方便面、饮料也不含糊,几箩筐几箩筐的装上山。对此,山泉镇旅游发展办主任罗渠波这样说道:“高峰时期龙泉上大概有20多个自发摊位,这些农户白天卖枇杷,晚上卖矿泉水。”

其实,龙泉山的爆火,离不开网红民宿的“扎起”。没有这几十家打卡胜地作为消遣的去处,长夜漫漫如何打发。

金融投资报记者从山泉镇旅游发展办处了解到,截至今年4月,龙泉山已经形成39家精品民宿和25家新业态餐饮店,另存有149家传统农家乐。山泉镇也从纯农业小镇逐渐变为发展旅游经济的网红镇,2021年第一产业增收7.82亿元,第三产业增收3.45亿元,其发展速度明显。

夜爬龙泉山爆火,网红民宿遍地开花,新业态下是微利还是暴利?

新业态民宿业现状

运营成本大、 流量不稳定

金融投资报记者在和这些民宿老板打交道中得知,他们大多都是外地人,看中了龙泉山背靠蓉城2000多万人口的流量密码,以及山上初具规模的民宿“气候”。

但记者在实地走访中发现了一些问题。这些拥有草坪、落地窗、无边泳池的高端民宿,光鲜外表之下,均面临投入成本大、回收周期长,以及经营受多方因素影响大的窘境。

‘约上云兮’作为龙泉山年营业额位居前列的精品民宿,在每年600-800万元的年营业额面前也表示压力山大。合伙人黄五七表示:“当时成立之初,花了小一千万重建装修,原来房屋框架都未保留,直接铲平重来,除此之外,经营民宿更多的是运营成本,现有店内22个员工的工资、推广费等,就连瓜果蔬菜也比山下贵得多,一年也有约200万的运营成本,七七八八的算下来也就所剩无几了。”

黄五七更愿意把它叫做是小型酒店,入住率达70%的星空套房更是着力打造的卖点,记者来到售价为1680元一晚的套房,引入眼帘的是270度的全景落地玻璃窗,让整个房间通透且明亮,顺着一个扶梯上到天台,视野毫无遮挡,纵观龙泉山景。而售价为800元一晚的双人房就和一般房间并无异处。

夜爬龙泉山爆火,网红民宿遍地开花,新业态下是微利还是暴利?

(约上云兮夜景)

除此之外,如 ‘范特西’、‘拾酒酒馆’一类的中小型民宿,最近的日营业额大多在2万-10万,乍看还算可观,可范特西的老板夏鑫给记者算了一笔账,“节假日周末还需要提前定位置,而工作日平时白天就挂‘空档’,淡旺季区分明显,除此以外,还受天气因素影响,遇到刮风下雨就有可能‘挂零’”,他这样表示道。

在龙泉山,新业态民宿生意不好做,一百多家传统农家乐的处境也就不言而喻,‘水云涧’是一家传统农家乐,在“网红”面前,再也不是回锅肉说了算的天下。该店老板冯俊这样说道:“新业态的出现是件好事,迫使传统农家乐必须提升竞争力,所以我这刚刚把店面重装了,高峰时期日营业额能超5万元。”

和冯俊和同样感受的是‘河边龙家乐’经理刘长红,这家可以说是做了20年农家乐生意的“老前辈”,她坦言道:“龙泉山这20年变化大,如今山上民宿趋于常态化,因此各有各的客群,互不冲突。”

龙泉山上有一鸡三吃,也有私人小厨;有20元的花毛峰,也有68元的特调鸡尾酒;有120元包吃包住的农家乐,也有1680元的星空套房,只为游客的个性需求得到更好的照顾。

对此,金融投资报记者采访了四川省文旅专家、四川师范大学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教授陈乾康,他说:“乡村旅游最大的特点就是节假日经济和季节性经济,这是跳脱不出来的,因此,很多民宿自嘲说是只卖情怀不挣钱的,但发展高端民宿本身前景不错,投资者便一哄而起,需求竞争愈演愈烈,唯有主动求新求奇,不然就不进则退。

金融投资报©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蜀ICP备1200229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80008  公众监督电话:028-86968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