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投资网 > 首页头条 > 正文

冰冷算法下的骑手,美团把他们当员工了吗?

金融投资报 2020-09-11 07:45:20
| |
9月10日,记者再度深入调查,发现一个个为抢时间而拼命的骑手们,对于合同一事都一片茫然。同时,由于劳务关系都是外包,如有意外事故发生,美团等外卖平台的责任就不是那么直接。

金融投资报记者 梅婧 陈美

以外卖行业为例的平台经济制造出了一种算法幻象,这是看得见的商业模式,却是看不见的劳务关系。

《外卖骑手,被困在系统里》刷屏后,金融投资报记者第一时间采访调查,在《点击阅读:外卖骑手疲于奔命,只不过是财报的一个数字?》一文中深度了解还原了外卖骑手真实的工作环境,即被超时捆绑的骑手们如何在平台的规定下生存。

9月10日,记者再度深入调查,发现一个个为抢时间而拼命的骑手们,对于合同一事都一片茫然。同时,由于劳务关系都是外包,如有意外事故发生,美团等外卖平台的责任就不是那么直接。

 

懵懂的外卖骑手,签的是劳务?劳动?还是承揽协议?

9月10日中午,金融投资报记者来到成都总府路的雄飞广场中心,发现数十个美团、饿了么的外卖骑手站在写字楼前,等待顾客前来取餐。

当问及入职是否有合同时,一名美团众包骑手谨慎地表示:合同都是电子的,没有纸质版。“在众包APP里,每隔一个季度,系统会都跳一个界面来,让你确认下一个季度,你是否还继续干,继续是全职还是兼职。”

而当金融投资报记者表示想看一看这份电子合同时,这名美团骑手婉拒了。但记者多方确定,众包骑手在网上签的是劳务协议。

那么,专职骑手又签的什么合同呢?

金融投资报记者以应聘骑手身份来到成都青羊区家园路的美团直招骑手中心(成都站),招聘人员明确告诉记者,和骑手签的是劳务合同!

该名人员进一步表示:“今天先审核你的资料,等通过了就去站点报到,签合同。”记者注意到,这家所谓的美团直招骑手中心名称是成都柒鸿科技有限公司

(记者去面试的成都柒鸿科技有限公司门口)

谈及他们和美团的关系,这名人员含糊称是合作关系,但到底是招聘骑手的中介公司还是第三方外包公司,该名人员没有明确答复。记者了解到,成都立即送物流有限公司、成都玖赢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等亦在网上发布招聘骑手信息。

提及劳务合同,这名人员表示目前他手上并没有样本,但大致介绍合同有两个甲方,分别为骑手即将要去的站点和成都柒鸿科技有限公司,乙方则为骑手本人。

当记者问及为何合同甲方有两方时,其表示:“我们和站点是合作关系,我们负责面试,审核资料,分配骑手到站点,站点财务把钱打给我们,我们财务弄好了就去银行,银行给你们打钱,相当于负责给你们发工资。”

同时,该名人员表示:“签了合同上班第一天就买意外险,一天三元,入职三个月后就买社保!

然而,记者到了锦江区某站点时,该站点推诿合同要去公司签,实在不行,该站点负责人才表示:“等你确定要上班了,电瓶车买好了再给你合同。”

记者经过多方努力,都没有拿到专职骑手签的合同,有专职骑手表示,他们签了合同,但合同没在他们手上,是在站点里,至于站点到底有没有给他们买社保,都不清楚。

此外,记者在网上联系到一位已经离职的美团外卖骑手,据他表示,当他和站点解除合同准备维权时,居然发现他当初签订的是承揽协议!

劳务协议、劳务合同、承揽协议,三种不同的协议合同!别说文化程度普遍不高的外卖骑手了,对法律有一定了解的记者都是一头雾水!

 

律师说法:骑手们签的合同和美团都没关系!

由于记者没有拿到完整的劳务协议、劳务合同、承揽协议,接受金融投资报记者采访的法律人士表态谨慎,但他们都异口同声表示:这三种合同都和美团没关系!

也即说,每天大街上穿着黄色美团服装、蓝色饿了么服装的外卖骑手们并不是美团和饿了么的员工,而是被承包的第三方外包公司员工。

如众包骑手在APP签订的《劳务协议》,签约双方是注册骑手与某某劳务公司,和平台基本没关系。

(一骑手提供给记者的协议截图)

“网上签的劳务协议明确了劳务公司和注册骑手构成了劳务关系,但骑手和美团又息息相关。目前在法律上,两者是否构成劳动关系,意见分歧较大,没有严格规范。”四川川恒律师事务所林连刚律师表示道。

而另一位律法人士接受金融投资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与劳务合同相比,劳务协议最大的不同就是,用人单位不需要为劳动者交纳社会保险、以及支付最低工资。

因此,很多外卖骑手都没有底薪,而是跑一单得一单的钱。

对于专职骑手和站点签订的合同,由于没有范本,林连刚律师难以做出准确判断,但仍表示:“专职骑手是与加盟商(站点)签订劳动或劳务合同,在法律上,骑手用工风险由加盟商承担,与美团无关!

至于加盟商是否给骑手买社保,林连刚律师称:“如果双方确定是劳动关系,签了正规劳动合同,那就必须给骑手买社保。签的是劳务合同的话,是否构成劳动关系主要看骑手是否受规章制度管理,双方往往各执一次分歧较大。”

记者获悉,如果是劳动关系,那么骑手在工作过程中受伤属于工伤,应该得到相应的赔偿;但如果属于劳务关系又没有买社保,就很难维权。

承揽协议也是如此,上述律师表示:“只要骑手签了承揽协议,这名小哥就不是劳务合同中的合作伙伴,而是承揽方。”

根据劳务合同规定,承揽协议只有提供劳务的事实行为,还不能请求劳动报酬,因为如果完成的工作成果不符约定,承揽方还可追究定骑手的违约责任。

换句话说,在送餐过程中,如果外卖骑手送餐超时,那么按照承揽合同,外卖骑手就没有完成送餐这一工作。进而出现超时被平台扣钱、外卖骑手为抢时间拼命这一现象。

然而,无论这三种协议合同情况如何,都和美团没一点关系。美团针对骑手的用工风险采取了劳务外包模式,即将骑手的法律关系转给了各地加盟商和劳务公司。

一旦外卖骑手在送餐中发生了意外,美团等平台就可能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同时,平台还能借此完美地避开五险一金,减少成本支出。

金融投资报记者查询发现,以成都为例,2019-2020年成都社保缴费基数及比例最低为2697元!如果以一个外卖站点100个骑手来算的话,仅社保费就是笔不小的开支。

 

意外保险:非个人险,而是团体险

在采访中,很多美团骑手都表示每天有3元钱的意外责任险,但有些人并不知道这一保险其实是团体险,而非个人险。

金融投资报记者采访的一位保险人士表示,这个每天3元钱的意外责任团体险其实很有“名堂”。

一般而言,团体险由投保公司和保险公司持有,与外卖骑手基本没有什么关系。万一骑手在送餐过程中出事了,这份保险会第一时间赔给公司,再由公司赔给骑手。”该保险人士表示。

同时,该名保险人士也对记者算了一笔账,每天3元钱的意外责任险,一个月下来就有90元。按照出险赔偿金计算,骑手会有10万元的身故和1万元的意外医疗赔偿,但如果遇上一些狠心的承包公司,公司很有可能会扣5万下来,只给骑手们5万元。

如此,保险的赔付几乎都是由公司经手,骑手并不会作为第一赔偿人得到赔偿,骑手也不知道自身到底有多少保险权益。

2018年的数据显示,仅上海平均2.5天就有一个外卖骑手死亡。2020年,在整个外卖市场规模有望突破3000亿元的背景下,外卖骑手的人身安全率也在降低。

而美团最新公布的财报显示,2020年第二季度,美团实现总营收247亿元,同比增长8.9%;净利润27亿元,同比增长82%,营收与净利润的增速均超过市场预期。

其中,2020年上半年,从美团平台获得收入的骑手数达到295.2万人,新增骑手达到138.6万人。可以说,美团业绩高速增长的背后是无数外卖骑手的疲于奔命。

 

者手记】

骑手们多等的不是5分钟,而是平台割舍的利益

对于外卖骑手这一职业,如果说,最初的印象是它是一个新兴的职业,那么在连续两日的走访中,记者更加感受到外卖骑手们除了是起早贪黑,风里来雨里去的送餐人,还是被算法支配下的无助者。

在采访的很多时间里,骑手们都顾不上说话。特别是午高峰时间,骑手们均是跑步送餐,停不下来。

在外卖骑手生存状态被曝光后,美团、饿了么两大平台都给出多等5分钟或者8分钟的新功能,然很多人都认为,这并不是时间长短的问题。因为多给点时间,难道就能避免骑手违反交通规则?

要知道,多给了5分钟、8分钟,在冰冷的算法下系统还是会自动加单。如此,即便消费者多等了5分钟,骑手们还是会时间紧迫。

同时,记者看到,在现实中,外卖平台对于骑手的管理基本都是通过以罚代管来解决。

从合同关系来说,平台在出现延迟送达后,均未对用户作出补偿,而是对骑手进行处罚,扣除配送费用。

这样一来,作为违约方的平台不仅没有承担责任,反而是通过对骑手罚款获得经济效益。所以这样的平台是否人性化,真正关心骑手的利益,大家心知肚明。

再者,如果美团、饿了么如果真心出于为骑手的生命和健康着想,平台应该采用规范化的经营方式,不管是否通过外包签订劳务合同,均要关心骑手购买的五险一金以及意外保险,实实在在地保障每一名骑手的利益。

目前,美团已经成功上市,创始人王兴的身价也达到超过205亿美元。

在此,金融投资报记者希望,像美团和饿了么这样的社会知名大公司,在外卖骑手疲于奔命一事发生后,能够多承担一些社会责任。在保证公司利益的同时,尽可能多地设身处地为那些外卖骑手们好好考虑考虑。

要知道,即便是算法是冰冷的,但公司也应该是有温度的!

金融投资报©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蜀ICP备1200229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80008  公众监督电话:028-86968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