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投资网 > 公司分析 > 正文

为实控人违规担保 华脉科技遭上交所谴责

上海证券报 2021-12-08 08:07:27
| |

2017年6月上市,2018年12月给实控人违规担保——华脉科技这一“大胆”操作,最终遭到了监管机构的公开谴责。

华脉科技的问题不止于此。在信息披露方面,公司计算营收和利润时,对2018年年报和其他定期报告(一季报、半年报、三季报,下同)采取了不同的确认方法,导致其他定期报告数据不准确;在经营状况方面,公司上市至今的3个完整会计年度累计归母净利润为负;在融资发展方面,公司3.4亿元的IPO募资净额尚有1.59亿元剩余并补充流动资金,在此基础上,今年7月又定增募资2.45亿元。

更令投资者齿冷的是,华脉科技一众高管及股东频频抛出减持计划,而公司股价长期低位徘徊,距离IPO发行价仅一步之遥。

上市次年违规担保

2018年12月,华脉科技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胥爱民旗下华脉集团的控股子公司华脉置业需缴纳土地差额款8000万元,华脉集团股东、华脉科技董事兼副总经理王晓甫,以及华脉置业执行董事、华脉科技时任副总经理岳卫星,受华脉集团委托向鞠桂华借款。

为了获得借款,王晓甫在华脉科技未履行相关审议程序的前提下,在借条上签字并擅自加盖华脉科技公章,岳卫星为经办人。2018年12月26日,鞠桂华汇出8000万元,该款项几经转手后进入华脉置业账户。2020年4月、6月,鞠桂华账户分别收到本金和利息,华脉科技的对外担保责任解除。

8000万元本金加上3000万元利息,华脉科技在此次借款中的合计担保金额为1.1亿元,占公司上一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11.97%。可是,从借款到还款,华脉科技完全没有对此事进行披露。最终,因有人举报并收到江苏证监局警示函才对外公布。

此外,华脉科技的定期报告也存在披露不准确的问题。2021年4月,公司发布公告称,其在2018年年报审计时,将当年前三季度与南京第五十五所等4家客户发生的业务按照净额法进行调整,并将2018年第二季度与普天信息等公司的销售业务不予确认收入成本。但是,公司对于当年年报以外的其他定期报告并未更正。

对于上述违规行为,上交所决定对华脉科技和实际控制人暨时任董事长胥爱民予以公开谴责,对于华脉集团、时任总经理姜汉斌等高管予以通报批评。

经营业绩连年低迷

上市至今4年多,华脉科技的发展远算不上优秀。上市当年,公司就出现了归母净利润下滑,当期实现营收11.24亿元,同比增长12.67%;实现归母净利润7354.58万元,同比下降12.4%。

上市的第二年,也就是2018年,华脉科技更是直接曝出亏损。当年,公司营收为10.3亿元,同比下降8.38%;归母净利润为-1.1亿元。对此,公司解释称,行业竞争激烈,公司经营发展面临极大的困难和挑战。

此后,华脉科技“一蹶不振”。2019年、2020年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365.74万元、3177.05万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53.81万元、724.94万元。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归母净利润为103.16万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1229.27万元。

低迷的主营业务背后,是公司IPO募投项目未达预期。2017年上市时,公司募集资金净额为3.4亿元,计划投向光通信无源器件扩产项目等。直到2019年8月,公司仍有1.59亿元募投资金没有使用,最终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此外,公司募投的部分项目,也因为市场需求放缓等原因,未能达到预期效益。

即便如此,公司在今年7月又实施了再融资。根据公告,公司此次募资净额为2.45亿元,用于5G无线网络覆盖射频器件产品研发及产业化项目、WiFi6+5G无线网络设备研发及产业化项目、基于应用切片的网络加速解决方案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银行借款。

重要股东持续减持

尽管启动了新一轮募投项目,但华脉科技的“自家人”似乎并不看好公司的前景。

11月23日,持有公司6.08%股权的王晓甫宣布,拟减持不超过1.52%的公司股份,而其正是上市公司为华脉置业违规担保的签字、盖章人。此前的9月,华脉科技另一股东吴珩也宣布拟减持0.68%的公司股份。

数据显示,自上市以来,王晓甫、吴珩、上海金融发展投资基金(有限合伙)等一众华脉科技股东一直在持续卖出公司股份,累计卖出约2213.88万股,涉及金额约3.5亿元。

重要股东持续卖出,叠加主营业务低迷,导致华脉科技股价跌跌不休。12月7日,华脉科技股价收于12元,仅为历史最高价的三成,再次迫近上市时的发行价11.26元。

如今,华脉科技因违规遭公开谴责,无疑给公司未来发展带来更多不确定性。

金融投资报©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蜀ICP备1200229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80008  公众监督电话:028-86968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