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投资网 > 公司分析 > 正文

倍特药业IPO:推广费畸高 服务商蹊跷

金融投资报 2020-12-16 17:09:11
| |

金融投资网记者 苏启桃

近日,上市公司沃森生物(300142)“贱卖”资产闹剧沸沸扬扬,牵出2012年一起并购案,而与此一起被推向公众视野的还有一名叫苏忠海的“大佬”。12月17日,该大佬控制的成都倍特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倍特药业”)首发上会,关于公司及苏忠海的林林总总又一次被市场聚焦。

金融投资报记者注意到,倍特药业不仅业务推广费畸高,在选择推广服务商方面也存在利益输送嫌疑。另外,公司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的情况下却大手笔分红,苏忠海涉嫌IPO前掏空公司利润而被广泛诟病。

日均举办近80场学术推广会

公开资料显示,倍特药业主要从事高端仿制药、创新药、原料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报告期内在销产品品规超过140个,涵盖抗感染、生殖系统、心血管系统、血液和造血系统等多个细分领域。公司拥有逾210个制剂产品、逾60个原料药产品的注册批件,其中包括多个首仿或独家产品,6个产品品规通过一致性评价。

2017-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1.25亿元、25.31亿元和32.36亿元,持续增加,比较好看。但与此同时,公司销售费用也快速增长,分别达到4.17亿元、13.87亿元和18.34亿元;销售费用率则持续增长,分别为54.82%、68.78%、75.17%。

招股书披露,2017-2019年,公司销售人员分别为216人、426人和507人。这也即意味着,2019年公司每位销售人员每天就要花出去近万元。

销售费用高企,其中尤以业务推广费为甚,2017-2019年分别达到3.51亿元、12.75亿元和17.08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均超过了50%。对于业务推广费的大幅增长,公司解释称是受“两票制”影响。

作为医药企业,“两票制”后销售费用增长是为常态,但在倍特药业这里,业务推广费用的增长明显远高于收入的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业务推广费中,学术推广费又占了大头。公司披露,最近两年公司年均举办逾28000场学术推广会议。比如,2018年公司推广服务商举办的科室会有25977次,平均参加人数12.94人,场均费用0.75万元;举办学术会2947次,平均参加人数79.11人,场均费用14.79万元。到了2019年,公司举办科室会23470次,平均参加人数11.03人,场均费用1.56万元;举办学术会5004次,平均参加人数73.36人,场均费用15.56万元。简单计算可知,最近两年,公司平均每天就要举办近80场学术推广会议。

与畸高的销售费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公司研发费用。2017-2019年公司研发费用仅1.25亿元、2.11亿元、3.95亿元,占各期营收的比重仅11.08%、8.35%和12.20%。

蹊跷的推广服务商

如上所述,日均举办近80场学术推广会议,倍特药业几百人的销售团队明显难以亲力亲为,于是这些活动都交给了推广服务商。而从公司披露的报告期内前五大推广服务商及金额来看,服务商从倍特药业频繁的学术推广活动中获益颇丰,毕竟前五大推广服务商2017年金额在400-659万元之间,2018年在1600-2286万元之间,2019年更是达到1948-2984万元区间。

招股书披露,为确保与公司合作的推广服务商的推广活动符合国家各项法律法规、行业规范及商业道德规范,公司制定了《营销中心市场推广服务商管理办法》,对推广服务商的选取标准、选择程序、推广服务内容进行了规定。然而金融投资报记者通过天眼查查询发现,公司前五大推广服务商中不少是临时成立并快速注销,十分蹊跷。

比如,天眼查显示,吉安益均宏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11月20日,但其成为了公司2017年排名第二的推广服务商;长沙市岳麓区华胜商务信息咨询服务部则成立于2017年4月21日,成立当年成为公司第三大推广服务商,2019年5月7日即被注销;惠民县鼎茂商务信息咨询中心成立于2018年8月23日,成立当年即成为公司的第三大推广服务商,金额高达1868.49万元,而这家公司2019年8月2日即被注销;2019年公司第一大推广服务商惠民县鲁倍合商务信息咨询中心于2018年11月1日设立,2019年即从公司挣走2983.08万元,但该公司存续不到一年,2019年8月5日即被注销了。

需要注意的是,惠民县鼎茂商务信息咨询中心和惠民县鲁倍合商务信息咨询中心注册地址同样为山东省滨州市惠民县惠民经济开发区乐安二路399号,同时,这两家公司的联系邮箱相同。

实控人涉嫌IPO前掏空公司利润

招股书披露,倍特药业目前仍存在着累计未弥补亏损的情况。截至2020年3月底,倍特药业合并报表未分配利润为-7022.14万元。

对于该未弥补亏损,公司解释称:一是在2019年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时将3.31亿元的未分配利润进行了折股以及转入资本公积;二是普锐特药业、宝鉴堂药业、南京倍特、海博锐药业等子公司存在较多未弥补亏损;三是研发费用支出较多使得利润下降,不足以弥补子公司的累计亏损。

但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公司却频频大手笔分红。招股书显示,2018年8月,倍特药业分别分配了股利5000万元和1.5亿元;2019年1月和2月,公司又分别分配股利1亿元和6000万元。也即,半年时间内累计分红3.6亿元。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分红对象均仅为控股股东四川方向。而公司实控人为苏忠海,其间接持有公司75.39%的股份,并担任公司董事长。粗略计算可知,上述分红中,其累计将逾3亿元分红揣进自己的腰包。而2019年公司利润也仅有2.05亿元。

公司在存在着累计未弥补亏损的背景下频频大手笔派现,是否符合合理?公司或者公司员工与这些推广服务商之间是否存在利益输送?学术推广会议的大额支出是否有挤占研发费用?金融投资报记者将上述一系列疑问整理并购发至公司,但截至记者发稿,仍未获回复。带着诸多的质疑上会,前途几何,本报将持续关注。

金融投资报©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蜀ICP备1200229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80008  公众监督电话:028-86968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