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投资网 > 公司分析 > 正文

何伯权:投资诺亚是最令我骄傲的投资之一

金融投资报 2020-11-12 20:27:20
| |

29岁创业,32岁成名,四十岁卖了乐百氏,这是何伯权40岁前的人生履历。

外界眼中,他被资本伤害,带着气愤、无奈黯然离场,像悲情英雄一样。而在哈佛访学一年后,何伯权低调回国,成立“今日投资”,将自己的下一个十年锁定在投资领域。

当他连续投出诺亚控股、久久丫、七天连锁酒店、喜茶等众多明星项目时,人们知道拥有“彪悍人生”的何伯权又回来了。

在何伯权的投资人生中,诺亚控股几乎是其投入资金最小、回报最大的一家公司。

“我做投资从来不看可行性报告,一家新创办公司的报告和数据不能代表什么,我衡量这个人行不行,就看他愿不愿意拿出所有的钱来投入这家企业。对于诺亚,我信汪静波。看好汪静波。”

2005年,诺亚刚刚成立时,公司规模很小,注册资金只有300万元。彼时中国财富市场,也堪称一片荒芜,而何伯权作为天使投资人入股诺亚,后来还帮诺亚引入了红杉资本。

2010年,诺亚上市时,何伯权通过QuanInvestment公司持有230万股,约占IPO后总股本的8.4%。按照当时媒体估算,何伯权成本应不足200万美元,加之自诺亚上市后减持部分股票,投资诺亚,何伯权投资回报超过千倍。

何伯权告诉记者,“投资诺亚大概带给我4000倍投资回报。这也是最令我骄傲的投资之一。”

 

从“伯乐”到“心灵导师”

谈及当年对诺亚的投资,何伯权回忆,2003年8月,汪静波创办了湘财证券私人金融总部。“此后不久,汪静波到中山市小榄镇推广业务,我就坐在台下听她在推介会上侃侃而谈。推广会结束后,主动找到湘财证券董事长陈学荣和汪静波,我当时认为私人理财业务很有前景,也谈了自己在UBS(瑞银集团)的一些理财体验。”

见面后不久,何伯权便成为汪静波的金融理财客户,并对她的良好职业素养印象深刻。而2005年当汪静波带领团队正式独立运营诺亚时,何伯权再一次成了她和团队的“伯乐”——也就是文中开头讲述的,何伯权作为天使投资人投资入股诺亚。

作为独立财富管理公司,诺亚控股可能是何伯权投资金额最少的公司之一,但是每年两次的董事会何伯权必参加,而且很认真地发言。汪静波说过:“何总只是公司的董事,但他非常认真,会给我们指出很多问题。”

从多年的职业经理人成功转型为创业者,汪静波向记者透露,诺亚控股一直在践行的“心灵Care”项目,其实最初也是因为何伯权。

“当年,作为国内早一批的创业者,经营诺亚我也面临过很大精神压力。有一天,跟何伯权聊过之后,他给了我这样一个建议:‘静波,你去上一下这个心灵课程吧’。”讲到此,汪静波满脸笑意地告诉记者,“我第一反应就是——我不去!我上那课程做什么?那么贵,我又没钱!”然后,何伯权就问她说:“你难道不想知道你为什么没有钱吗?”

作为这次课程的受益者,感受到心灵能量的汪静波,因此做了两件重要的事情:第一件事,把课程带进诺亚,所有诺亚员工现在都会接受心灵成长课,这对诺亚价值观的构建起到了关键作用。第二件事,就是延伸了诺亚公益范畴,诺亚公益基金会自2014年,开始专注“诺亚Care心灵公益”项目,切实履行诺亚品牌价值观之一的“心灵成长及心智成熟”,致力做幸福中国的推动者。

而说起当下的财富管理行业,何伯权表示,“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高净值人数越来越多,覆盖行业范围也越来越广,市场需求也在快速增长,诺亚未来的机会也会更多,当然,挑战依然存在。”

 

“别人说我投资拍脑袋,我说我是拍大腿”

截至目前,何伯权主要投资项目包括诺亚控股、7天连锁酒店、久久丫、九钻网、爱康国宾、万乘金融等,同时也是喜茶的天使投资人。

“我是做水饮料实业出身,投资也更关注相关产业。”

几年下来,何伯权先后投资十几个项目,并以实业家的眼光逐渐形成了独有的“何氏投资风格”。第一,只投与终端消费相关的产业;第二,商业模式在国外有成熟的样板,而在国内还没有先例;第三,找一个合作伙伴来当CEO,而且必须投钱进来,用行动去验证项目的可行性;第四,只投第一轮,CEO要想成功就必须用业绩吸引后续的VC进入。

何伯权告诉记者,“我会投一些很早期项目,投的资金也不多。一般而言,早期投资机构会广撒网,但我投的会很少;此外,我基本上不做尽调,大部分就是聊聊天,别人说我拍脑袋做决策。我说我脑袋都不拍,我是拍大腿的。”何伯权笑称,“我的投资可能跟常规投资方式不太一样。谈起来过瘾,项目好,那我就投。但必须投我熟悉的领域。”

何伯权认为,投资人对创业者最大的价值就是互相启发,找对方向;再就是把握节奏,该冲的时候,保证后续资源、资金、质量等要跟上;最后,寻找一个切入口,切入之后生存一段时间,自然会找到未来的另一个机会。

另外,在投资上,何伯权通常只作发起人参与项目,并不要求控股。“因此,单个投资项目金额一般都不大,而且也不参与公司管理。”

在创业者眼中,何伯权是位宽容好说话的投资人。据记者了解,2004年,7天连锁酒店的创办者郑南雁在当年找到何伯权时,只花了3天时间,见两面次,每次不到3小时,就融到了6000万元。而此后,何伯权也没有干预过他的经营。另外,7天酒店在IPO前,何伯权占股35.3%,为第一大股东。上市后,何伯权收益远超30亿。

值得一提的,2016年8月,“风头正盛”的喜茶宣布获得首笔A轮融资,由IDG资本与何伯权共同投资,金额超过1亿元。

 

“人的一生不会只做一件事”

一直以来,何伯权算是风投中的一个另类。在外界看来,他的投资或多或少带有“玩票”性质,最大投资收益似乎不是他想要获取的唯一目的。

“人生不是只能做一件事。不要把企业当成儿子养,觉得自己要照顾它一生一世,那样你会很痛苦。”谈及当年“卖”掉乐百氏,何伯权表示,“所有企业都会卖,1亿元你不卖,100亿元、1000亿元、10000亿呢?上市本身就是一种‘卖企业’行为。做投资,不能卖是不会投的。”

在何伯权看来,人生不会只是一条直线。它应该是一个波浪式的前进路线。“做任何事情,不要想象自己会越做越好。每个人都要知道自己的人生目标是什么,最看重的是什么。我会告诉员工,我不能照顾你们一辈子。现在你们跟着我,很开心。但我不可能永远保护你。”

何伯权将自己的人生划分为三个阶段:30岁之前,工农商学兵我都做过,当过农民,当过工人,当过售货员,当过老师。30到40岁,做乐百氏创业;40岁到50岁,做投资;50岁之后,做公益,或者更加关注自己的生活和爱好。

对于公益,何伯权的做法与他天使投资人的身份似乎相契合。何伯权表示,“在决定投入前,我会花相当长时间观察项目执行团队,只有在确定信任后,才会联系机构进行资助。资助后,虽然会对机构和项目发展给予建议,但却不会过多干预,因为我一直相信‘专业的执行团队才能做最专业的事’。”

如今的何伯权,面对媒体,依然是招牌的黑框眼镜、整洁的白色衬衫,满脸谦和笑容,恍如那句“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说起未来,何伯权表示,“与诺亚的美好明天一样,我们将一起在公益路上携手相伴,共建美好人生。”

金融投资报©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蜀ICP备1200229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80008  公众监督电话:028-86968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