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投资报 > 公司分析 > 正文

宇瞳光学 会否存在利益输送行为

金融投资报 2019-08-14 08:42:00
| |

       外协加工商“熟人”多,前员工参股的供应商采购额激增

       随着安防监控、车载物联网、手机及VR/AR等消费类电子产品的不断发展,光学镜头的应用需求随之大增,不少国内的光学镜头相关企业快速发展并成长为公众公司,如舜宇光学早在2007年就登陆港交所,联合光电在2017年8月登陆创业板,福光股份作为首批科创板企业于今年7月成功上市,反而是市场占有率第一的东莞市宇瞳光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宇瞳光学)上市路漫漫,在今年8月15日才终于迎来上会的日子。《金融投资报》记者梳理发现,虽然宇瞳光学行业排名第一,但自预披露招股书以来便遭到市场诸多质疑,今年5月还被审计机构正中珠江拖累一度中止审查,如今走到关键一步,但能否成功上市仍存变数。

       ■ 本报记者 苏启桃

       客户集中度越来越高

       招股书显示,宇瞳光学成立于2011年,是专业从事光学镜头等相关产品设计、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产品主要应用于安防监控设备、车载摄像头、机器视觉等高精密光学系统。

       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公司业绩较快增长。2015-2017年、2018年1-6月,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08亿元、5.81亿元、7.70亿元和4.28亿元;实现净利润 5009.65 万元、5031.53 万 元 、 6930.78 万 元 和3679.35万元。

       但是,《金融投资报》记者注意到,在业绩快速增长同时,公司客户集中度越来越高。2015-2017年、2018年1-6月,公司对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合计分别为2.46亿元、3.65亿元、5.28亿元和3.05亿元,占各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0.36% 、 62.82% 、 68.52% 和71.23%。其中,尤其是对大华科技和海康威视的销售占比最大,上述两大客户从公司采购额的不断增长对 公 司 业 绩 增 长 贡 献 颇 大 。2015-2017年、2018年1-6月宇瞳光学对海康威视的销售额分别为7703.11 万 元 、 15207.10 万 元 、21707.92万元、12107.94万元,占各 期 营 业 收 入 的 比 重 分 别 为18.89% 、 26.16% 、 28.19% 、28.27%;对大华科技的销售额分别为 8362.07 万元、10806.81 万元、22459.54万元、14882.90万元,占各 期 营 业 收 入 的 比 重 分 别 为20.51% 、 18.59% 、 29.17% 、34.75%。海康威视和大华科技交替成为公司的第一、第二大客户。

       外协加工商“熟人”多

       招股书显示,随着规模的扩大,宇瞳光学将技术含量较低、加工难度较小的玻璃镜片前道工序等业务委托给第三方公司外协加工,且公司外协加工费逐年增加,2015-2017年、2018年1-6月,外协加工费分别达到 7542.80 万元、7806.94 万 元 、 9740.67 万 元 和4733.46万元。而宇瞳光学外协供应商中多“熟人”也饱受诟病。

       值得注意的是,在日渐增多的外协厂商中,有诸多公司刚成立即成为宇瞳光学外协供应商。《金融投资报》记者粗略统计,至少有16家外协厂商在成立当年或次年就成为了宇瞳光学的供应商。比如:东莞市明锐光学科技有限公司2014年6月18日成立,2015年宇瞳光学就与其开始合作;东莞市宇旺广电科技有限公司2014年3月21日成立,当年宇瞳光学就与其开始合作;上饶市容大光学仪器有限公司2016年12月21日成立,2017年宇瞳光学就与其开始合作。

       在这些外协加工厂商中,诸多与公司有关联关系,“熟人”遍地。比如,江西创鑫曾为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姜先海和张伟控制的企业,已于2017年11月注销;东莞市明锐光学科技有限公司、重庆乾岷光学科技有限公司为公司前员工伍伟及其配偶控制的企业,伍伟通过宇瞳合伙间接持有公司0.69%的股份;东莞市浩之瑞光学有限公司曾为宇瞳合伙有限合伙人张伟华配偶控制的企业,已于2017年7月注销;东莞市长安浩瑞光学制品厂为张伟华配偶的妹妹控制的企业,张伟华通过宇瞳合伙间接持有公司1.25%的股份。

       宇泰润采购定价存疑

       除了外协加工商,宇瞳光学与一重要供应商香港宇泰润发展有限公司(简称:宇泰润)的暧昧关系也格外引人关注。

       招股书披露,玻璃镜片半成品主要用于生产玻璃镜片成品,2016年开始,公司对玻璃镜片半成品的采购规模逐年增加,主要系公司加大与宇泰润的合作;该公司向宇瞳光学销售的玻璃镜片半成品,全部由其控股子公司缅甸Uniview公司生产。缅甸Uniview公司主要从事玻璃镜片前工程的生产和加工,由于缅甸的人力资源丰富且人工成本较低,生产的玻璃镜片半成品有价格优势,公司从2016年开始向香港宇泰润进行采购,之后的采购额爆发式增长。2016-2017年、2018年上半年,公司对宇泰润采购金额分别为 302.66 万元、8460.95 万元、2.63亿元、5680.25万元。

       有意思的是,在宇泰润和宇瞳光学的合作中,有一个叫“刘兴红”的名字无法回避。招股书披露,宇泰润成立于2015年11月13日,注册资本为50万港元,金俱熙投资有限公司持有宇泰润98%的股权,刘兴红持有2%股权,并担任董事。

       另一边,刘兴红又是宇瞳光学的前员工,2013年公司部分骨干员工出资设立持股平台东莞市宇瞳实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宇瞳合伙)时,刘兴红就在列,其作为有限合伙人,出资额约37万元,出资比例4.08%。截至目前,刘兴红还通过宇瞳合伙间接持有公司0.61%的股权。

       公司对宇泰润的采购定价是否公允?是否存在利益输送?外协供应商中“熟人”遍地是否合理?《金融投资报》记者将这一系列问题整理并发至公司,但截至记者发稿仍未获回复。带着诸多质疑闯关IPO的宇瞳光学前途几何?《金融投资报》将持续关注。

金融投资报©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蜀ICP备1200229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80008  公众监督电话:028-86968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