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投资网 > 新三板 > 正文

新三板“摘牌大赛”愈演愈烈 个中缘由耐人寻味

金融投资报 2021-04-23 15:54:21
| |
截至2021年4月23日,新三板现存挂牌企业7685家,其中,四川省226家。相比于2020年末8187家的挂牌公司总数,减少502家,减少幅度6.13%,而时间仅仅只有短短的近4个月。掐指一算,平均每个月摘牌125家以上,平均每天至少4家公司摘牌。更值得注意的是,以挂牌公司主动摘牌居多。那么,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摘牌大赛”中,新三板川企有何表现?原因何在?对此,金融投资报记者采访了相关人士。

金融投资网记者 杨成万

截至2021年4月23日,新三板现存挂牌企业7685家,其中,四川省226家。相比于2020年末8187家的挂牌公司总数,减少502家,减少幅度6.13%,而时间仅仅只有短短的近4个月。掐指一算,平均每个月摘牌125家以上,平均每天至少4家公司摘牌。更值得注意的是,以挂牌公司主动摘牌居多。那么,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摘牌大赛”中,新三板川企有何表现?原因何在?对此,金融投资报记者采访了相关人士。

4个月摘牌数量超500家

一年前的2020年4月28日,老肯医疗启动向不特定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精选层挂牌的准备工作,公司与东北证券签署了《辅导协议》,公司接受东北证券的上市辅导,并向四川证监局报送了辅导备案材料。2020年5月12日,四川证监局对其进行了备案公示。

不过,仅仅过去了不到半年时间,2020年11月4日,公司却发布公告称,为了配合公司业务发展和长期战略规划的需要,提升公司运营效率以及降低公司的运营成本,计划终止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并已于2020年9月30日召开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拟申请公司股票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终止挂牌的议案》,同时,经与辅导机构东北证券协商,双方一致同意解除《辅导协议》。

公开资料显示,老肯医疗于2015年12月14日挂牌新三板,主营业务为医院感染控制设备研发、生产和销售及提供消毒供应中心(CSSD)整体解决方案、医院消毒灭菌外包服务及药房自动化整体解决方案业务。记者查询部分新三板川企公告获悉,老肯医疗终止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并非个案,也并非新三板川企独有。

曾几何时,在新三板全面扩容初期,企业以能在新三板挂牌为荣。“记得当时我应邀给成都、绵阳等四川的好几个地方进行了新三板挂牌企业专场培训会,来听课的人也很多,企业的积极性很高。”新三板市场资深专家程晓明表示。

不少的中小企业希望以新三板为“踏板”,进而实现转板IPO。据全国股转公司统计数据,2017年挂牌数量达到1.16万家而创下新高,其中,四川省有335家企业挂牌。仅2020年以来,全国股转系统已累计有313家挂牌企业进入上市辅导阶段,这点在申报数量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新三板挂牌企业主要集中于工业、信息技术两大领域,占总数的近六成。就地域分布而言,家新三板挂牌公司广泛分布于我国31个省、市、自治区。按挂牌企业规模来看,广东省、北京市、江苏省位列前三。四川省最多的时候,有335家企业在新三板挂牌,挂牌企业数量在西南地区居首位。

不过,高峰之后,新三板挂牌企业数量便连连下降:据权威数据显示,2018年挂牌数量为1.07万家,较上一年减少939家,同比下降8.07%;2019年继续下降至8953家,较2018年减少1738家,是下降数量最多的一年,同比下降16.26%,相当于平均每天有5家企业从新三板摘牌。截至2021年4月23日,新三板现存挂牌企业7685家。其中,精选层51家,占比0.66%;创新层1062家,占比13.82%;基础层6572家,占比85.52%。

上述摘牌企业也主要分布在工业、信息技术、原材料及非日常生活用品等行业。其中,工业及信息技术领域是摘牌企业“重灾区”,中可能与其挂牌企业基数大有一定相关性。

多种因素催生主动摘牌

新三板企业摘牌并非今日始,也非明日终,其影响因素是多方面的。“有市场人士分析进行了如下分析,其一,受发展战略因素的影响。部分公司基于资本市场改革、行业环境对自身发展战略及主营业务的影响而主动摘牌。如2020年因转板IPO而主动摘牌的企业就超过了60家。”公司出于对业务发展和长期战略规划的考虑而主动摘牌。”老肯医疗相关负责人称。

观想科技也在公告中称,根据公司整体战略规划及业务发展需要,综合考虑行业环境、公司所处的发展阶段及近期证券市场政策改革等内外部因素,考虑到公司下一步业务发展与资本市场的结合,实现公司及股东利益的最大化,经慎重考虑,公司向全国股转公司申请股票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终止挂牌。

其二,受融资效果因素的影响。企业在新三板挂牌自然包括了融资的诉求,但挂牌企业数量的增加并未带来流动性改善,如2021年4月22日,新三板交易市场成交股票数合计只,成交数量3559.98万股,成交金额28390.44万元,换手率仅0.01%(即万分之一)。很多企业尤其是传统企业鲜有投资者关注,估值长期被低估,企业的实际融资需求得不到满足。

其三,受运营成本因素的影响。因为按照相关规定,企业在新三板挂牌后,每年需要主办券商持续督导、年报半年报审计、法律意见咨询、日常交易等,挂牌企业需向主办券商、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等三大中介机构和股转系统支付相应的服务费用。而这部分服务费用,在财报中通常被划分为“管理费用”中的“中介服务费”,使得企业的经营成本进一步增加。

其四,受决策效率因素的影响。按照相关规定,挂牌公司的部分决定需要股东大会通过,“而且走这样的流程需要时间,有时间把流程走完后,黄花菜都凉了,公司正是出于提升公司运营效率的考虑而主动摘牌了。”川内一家已经在新三板挂牌的公司老总告诉记者。

其五,受信息披露因素的影响。因为挂牌公司属于公众公司,必须根据相关规定披露信息。否则,将受到包括自律监管在内的处罚。新三板川企国科海博就是未能在2020年6月30日前,按照规定时间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根据《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业务规则(试行)》第4.5.1条第(三)项的规定,被全国股转公司终止挂牌的。当然,部分挂牌公司出于对企业自身信息特别是财务信息的保密而主动摘牌。

此外,部分挂牌公司认为,一方面,新三板市场的投融资环境、流动性等不如主板、创业板、科创板;另一方面,就监管而言,却没能令企业松一口气。全国股转公司近日通报的2021年3月新三板挂牌公司及相关主体监管情况就可以佐证:2021年3月,全国股转公司对5宗违规行为给予纪律处分;对105宗违规行为采取自律监管措施,其中92宗违规行为被采取口头警示的自律监管措施,13宗违规行为被采取书面形式的自律监管措施。

金融投资报©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蜀ICP备1200229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80008  公众监督电话:028-86968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