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证劵专题 > 正文

时间是它自己的杠杆——从《时间游戏》洞悉日本失去的三十年

金融投资报 2024-06-08 09:02:26
| |

■ 王永长

《时间游戏》是周洛华“金融哲学系列”中的又一部力作。作者不仅家学渊源深厚,其祖父乃是我国著名的历史学家和社会活动家周谷城先生,而且具有深厚的理论功底,获得过经济学博士,又到美国达特茅斯学院塔克商学院金融学系做过博士后研究员。他拥有扎实的金融学理论功底,还有在政府、国有企业工作的经历。当然,其丰富的资本市场实践经验,为其著述增添了不少色彩。因此,其书写语言生动活泼,行文流畅欢快,顿感妙笔生花。

本书在经济学、金融学、社会学和人类学的各种概念之间建立了联系,旨在打通各条崎岖小路,为生活中各种真实的场景建立丰富的多学科索引。因此,作者并不试图寻找普遍规律或构建估值模型,而是在这本书里建立了一个类似报价系统的框架,在帮助读者理解经济现象的同时,理解与之相关的社会现象。书中其实没有任何高深的理论,也没有所谓的金融学模型,没有任何金融分析,也没有找出任何所谓的金融现象背后的本质。只有以诙谐幽默的语言娓娓道来“人上人”和“天外天”两种人生游戏模式,告诉你是做“人上人”还是追求“天外天”。

作者是维特根斯坦的虔诚信徒。维特根斯坦哲学强调要穿透语言的迷雾,而看出不同事物之间的联系,从而认识统一的整体。在这个整体之内,各概念都“物归原处”,各个事物都“井井有条”,相互之间不会有自相矛盾的地方。本书就是以通俗易懂的方式,按照维特根斯坦哲学建立了各种经济社会现象之间的相互联系。有些现象发生在金融学领域,有些发生在社会学和人类学领域,还有些发生在口耳相传的田野调查和风言风语中。作者把这些东西融合在一起,将其视为一场全社会参与的集体游戏。这在维特根斯坦哲学看来,是因为看出了它们之间的“联系”。

尽管有些经济学家热衷于讨论日本“失去的三十年”问题,而漠视我国经济下行的症结所在。一个比较热门的观点就是日本经历了资产负债表衰退,因此,日本政府当时应该扩大债务规模,提升自身杠杆,扩大资产负债表,如此在1990年代日本政府或许可以避免过去三十年的困境。

作者在书中并未以此视角来分析经济衰退问题,而是从人类学、社会学与金融学的关系娓娓道来,读来生动有趣,妙趣横生。正如作者所说“我学会了巴菲特的观念,用火星人的视角来观察地球人,就不会陷入事先安排好的思维定式”明确地告诉读者,按照人类学的视角来分析日本的衰退,就只有一句话总结:“时间是它自己的杠杆。”

人类学家可能会认为,所谓的日本失去了三十年,不过是斯瓦特巴坦人的翻版。日本真正的病因不是政府的杠杆太低,而是没有放手改革。

因此,作者在书中指出,“时间是远期机会和近期风险的组合。”关键是要让人们看到远期的机会,经济就走向了繁荣。如果我们的国企不改革,凡事都在内部消化,任何一家国企,上下游产业链全包,甚至集团内部还有银行或者财务公司,这样的话,就相当于欧亚大陆的继承体系,就会阻扰新技术的发展,就会扼杀市场的萌芽,就会限制新机会的产生,人们就会感到悲观。日本的教训就是大型株式会社包罗万象,一切机会内部化,导致市场机会的萎缩和消失。我们一定要看到,问题的核心不是杠杆的长短,而是机会的多寡。

时间是它自己的杠杆,要想方设法创造机会。这就是本书想要告诉读者的主题。


金融投资报©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蜀ICP备1200229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80008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川)字第059号  公众监督电话:028-86968465

川公网安备 510104020014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