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投资网 > 周末证劵专题 > 正文

郭施亮:让利 1.5 万亿 银行股“苦日子”来了?

金融投资报 2020-06-21 10:56:04
| |

工商银行、农业银行等国有大行的股息率已超过5%,持续的现金分红以及市值配售的打新需求,成为投资者配置银行股的主要考虑因素。面对合理让利,未来银行股的利润增速以及现金分红力度会否下降,仍有待观察。

■郭施亮

这些年来,让银行让利的呼声不少,归根到底,还是在于这些年来银行赚钱很多,银行职工平均薪酬依旧处于各行各业的前列位置。数据显示,商业银行2019年累计实现净利润2万亿元,六大国有银行实现归母净利润1.12万亿。至于A股上市银行的人均薪酬情况,2019年人均薪酬超过50万元的,分别有浙商银行、平安银行、招商银行、杭州银行以及南京银行等,银行的职位也被市场认为是“金饭碗”。

最近一段时期,对银行业以及银行股的关注,一方面体现在让银行让利的消息,另一方面则是市场对未来银行利润增速下降的担忧,甚至有观点认为,银行业不排除年内出现零增长乃至负增长的现象。

国务院常务会议近日提出,拟推动金融系统向实体经济让利1.5万亿。1.5万亿,相当于商业银行2019年净利润的75%,且这一规模已经超过了六大国有银行去年全年的净利润水平。很显然,假如单方面促使银行业进行让利,显然并不合逻辑。

按照一般的定义,金融系统不仅仅代表着银行业,而且还牵涉到保险等金融中介机构,甚至从大的覆盖面上,还包括了股票、债券以及其他证券的市场。

需要注意的是,从此次国常会释放出的信号显示,提出让利,并非要因让利透支掉银行业的盈利空间。归根到底,银行业在国内市场的影响巨大,且长期扮演着重要角色。多年来,银行利润主要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且近年来随着银行风控难度加大,对银行业的考验不少。作为国民经济运转的枢纽,银行业自然承受着重要的使命,一旦银行业利润骤降,或因过多让利降低了自身的抗风险能力,则可能会引发更多不确定性的金融风险。

因此,此次国常会强调的是合理让利,且主要体现在引导贷款利率和债券利率下行,发放优惠利率贷款、实施中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支持发放小微企业无担保信用贷款以及减少银行收费等方面。由此可见,在实体经济压力增大的背景下,银行业的合理让利,既不影响银行业自身的发展需求,不降低银行自身的抗风险能力,而且还能从一定程度上助推企业的发展,降低实体经济的成本。

但是,对银行业来说,今年的日子恐怕并不轻松。一方面在于政策引导银行合理让利,银行会采取更多的手段缓解企业的资金压力;另一方面则是在特殊环境下,银行不良贷款风险会逐渐显现,且本身具有一定的滞后性,对银行的利润增速可能会构成或多或少的影响。

银行可能需要做好中长期为企业减负助力的准备,合理让利实体,并非意味着对银行本身构成很大的冲击,但作为国民经济运转的枢纽,显然并不会让银行业过度让利甚至冒险让利,这本身也存在一定风险。

银行业加快让利,加上不良贷款风险的存在,这是否意味着银行股的苦日子要来了?从中短期的角度来看,这系列因素会对银行股构成或多或少的影响,但从二级市场的数据分析,银行板块从2015年6月以来,一直处于大箱体的区间进行宽幅震荡,且从去年4月以来,出现了长达一年多时间的震荡调整走势。截至今年6月17日,在已上市的36家银行股中,仅有宁波银行、招商银行、常熟银行以及紫金银行尚未跌破每股净资产,其余上市银行均已破净。由此可见,上市银行股的破净幅度很深,无论从市盈率还是从市净率等角度分析,基本上处于历史估值底部的状态。

除此以外,随着近期银行股的持续调整,越来越多的上市银行股息率也在不断提升,包括工商银行、农业银行等国有大行的股息率已经超过了5%,持续的现金分红以及市值配售的打新需求,成为了投资者配置银行股的主要考虑因素。不过,面对银行的合理让利以及不良贷款风险的逐渐暴露,未来银行股的利润增速以及现金分红力度会否下降,仍然有待观察。

金融投资报©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蜀ICP备1200229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80008  公众监督电话:028-86968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