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投资网 > 信托黄金 > 正文

加息前哨战打响!美联储年内首次议息会议 通胀、缩表怎么说?

第一财经 2022-01-27 08:07:53
| |
美联储将于当地时间周二(当地时间1月25日至26日)召开年内首次货币政策会议。市场普遍预计,届时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将暗示3月启动三年多来的首次加息,并为晚些时候的缩减资产负债表提供更多信息。

美联储将于当地时间周二(当地时间1月25日至26日)召开年内首次货币政策会议。

市场普遍预计,届时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将暗示3月启动三年多来的首次加息,并为晚些时候的缩减资产负债表提供更多信息。近40年来最高的通胀率令美联储陷入困境,而疫情和刺激政策降温正在影响美国复苏动能,今年以来美股的波动反映了投资者对美联储收紧过快的担忧,这一次美联储将如何平衡政策与复苏的关系?

看点一:加息信号,或来得更猛烈

去年末的美联储货币政策会议上,委员们预期今年将加息三次,首次加息节点或为6月。此后不到一个月,市场已开始为年内五次加息进行定价。“利率+缩表”的组合拳时隔数年后或重出江湖,风险资产遭遇抛售潮,这让投资者担心美联储可能开始过快地实施正常化政策。

近三周来,基准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上升了近30个基点,而与利率走向密切相关的2年期国债收益率时隔两年再次突破1%关口。美债收益率大幅走高背后是市场消化美联储加息提速的预期。

摩根士丹利预计,美联储将在政策会议上为3月加息铺路。“美联储将发出3月加息的信号,并在声明中对关键陈述进行调整,即‘如果劳动力市场的进展继续如预期的那样广泛,委员会认为联邦基金利率可能很快就有理由提高’。” 该行称。

美银全球研究部经济主管哈里斯(Ethan Harris)认为,美联储有进一步鹰派转向的风险。鲍威尔除了释放3月加息的信号,可能会暗示接下来每次会议都是政策窗口。“报告提及,市场面临的关键问题是:美联储会给投资者喘息的机会还是继续行动?我们倾向于后者。”哈里斯说道,“委员会有几种方法可以转向:承认他们达到了最大就业率, 或者指出价格压力持续的时间比预期的要长,可能仍有上行空间。”

目前,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美联储观察工具显示,交易员预测年内加息100个基点的概率达60.3%。

交易员预计年内加息100个基点概率为60%

在本次会议缄默期前,多位美联储票委开始为3月加息“造势”。除了鹰派成员梅斯特、博斯蒂克和布拉德之外,包括巴尔金、哈克、戴利、布雷纳德等中性和鸽派委员也在上调利率问题上态度软化。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两周前的参议院提名听证会上指出,美联储正准备提高利率,因为经济不再需要紧急支持。如果通胀继续上升,美联储将准备踩刹车。结合这番表态,美联储内部鹰派和鸽派似乎在加息道路上达成一致:美国通胀过高,失业率低于其中性水平,一旦疫情冲击波过去,经济势头应该会依然强劲。

看点二:抗通胀保增长 — 美联储在后疫情时代的新任务

美联储立场的变化说明,其意识到了价格上涨的风险并可能已经落后于形势。美国去年12月CPI已经升至近40年高位7%, 在全球供应链可能面临长期调整的环境下,美联储正处于一种长期以来从未遇到过的局面。

事实上,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联储的政策重点很大程度上是长期低于2%的目标通胀,几乎没有打压物价的经验。

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1月重回“冰点”已经反映了人们对通胀的不满。对于近10年来次低点指数,负责该调查的首席经济学家科尔丁(Richard Curtin)认为,如果高通胀不能很快缓解,可能会削弱经济。“四分之三的消费者将通胀视为最严重的经济问题。更广泛地说,人们对政府的信心跌至八年来的最低点。这表明人们对华盛顿如何应对高通胀和病毒感到非常不满。”他说。

资产管理机构BK Asset Management宏观策略师施罗斯伯格(Boris Schlossberg)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美联储将在1月会议上强调对抗通胀的承诺。正如鲍威尔所言,高通胀是对经济全面复苏的“严重威胁”。

值得一提的是,高通胀将商品进口激增至创纪录高位,美国贸易赤字高位运行可能拖累去年四季度的经济增长。美国11月贸易逆差跃升19.4%,至802亿美元,其中货物进口猛增5.1%,创下2549亿美元的历史新高,此前贸易逆差已经连续五个季度拖累GDP增长。

与此同时,奥密克戎毒株主导的新一轮疫情正在冲击经济,让外界担忧美联储收紧政策将破坏复苏。Natixis首席经济学家拉沃尼亚(Joseph Lavorgna)写道,美联储将增长放缓的迹象视为“暂时性”将是一个错误。今年财政刺激将出现历史性的紧缩,美联储利率上升将进一步放缓增长并可能引发衰退的风险 。

劳动力市场波动或已出现。美国劳工部初请失业金人数已经连续三周反弹,招聘也在放缓。来自企业薪资管理公司UKG的数据显示,截至1月16日的一周工作岗位环比减少了5%,这表明本月非农就业报告前景不容乐观。美联储调查显示,虽然12月失业率降至3.9%,但与疫情爆发前的2020年2月相比,整体就业人数减少了约280万人。其中女性和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群中的短缺比例依然较高,只有近1/4的州恢复了大流行前的就业水平。在东北部和中西部大部分工业区,整体就业率仍比大流行前的峰值低5%或更多。

施罗斯伯格向记者表示,短期内经济受到了病毒的削弱,但新增病例将逐步见顶的预期意味着经济的负面影响将在一季度集中释放。他认为,美联储将平衡外界对健康危机不确定性的担忧,强调劳动力市场将迈向“充分就业”,重申对经济前景的信心。

看点三: 缩表细节,能否初见端倪

目前机构普遍预测,加息周期启动后,下半年是缩表的窗口期。富国银行认为,美联储可能在9月的会议上公布量化紧缩的计划,10月开始实施。任何缩表细节的新线索都将十分重要,涉及到时间、步伐和构成等几个悬而未决的问题。该行倾向于2月17日发布的会议纪要可能包含更多有关这一主题的关键信息。

高盛和德意志银行都认为美联储将在7月采取行动。德意志银行首席美国经济学家卢泽蒂(Matthew Luzzetti)表示,从美联储官员表态看,量化紧缩应该在开始加息后不久开始。他认为,美联储将在7月宣布缩减资产负债表。一开始将以每月2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和150亿美元MBS抵押贷款支持证券速度进行, 年底前将分别提高到600亿美元和450亿美元,全年减少5600亿美元,2023年再缩减10000亿美元。卢泽蒂表示,2017年上一个紧缩周期的经验表明,两年缩表效果相当于美联储基金加息2-3次25个基点。

去年12月的美联储新闻发布会上,鲍威尔谈到了缩减资产负债表的问题,提出经济形势与以往不同,在相关问题上不会拖延太久。而在随后公布的会议纪要中,FOMC内部对货币政策正常化路径进行了认真讨论。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多位美联储官员近期谈及了关于尽快缩表的看法。美联储理事沃勒称,美联储应该在2022年开始缩减其资产负债表——在首次加息后的几次会议中就采取行动。“我看不出有任何理由推迟资产负债表调整,”他说,“我认为我们可以比上次做得更快。”

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认为,结束资产购买后美联储应该以适当的速度减少货币宽松,他赞成在第一次加息后不久后开始缩表,他的观点得到了旧金山联储主席戴利的支持。所以本次会议的重要议题将是资产负债表缩减是否在范围和时间上变得更加清晰。

回顾历史, 美联储上一轮加息周期在2015年12月启动,但直到2017年才开始缩减资产负债表。

金融投资报©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蜀ICP备1200229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80008  公众监督电话:028-86968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