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投资网 > 信托黄金 > 正文

信托融资、通道业务“大限将至”行业未来终可期

中国网财经 2021-11-23 09:22:04
| |

近日,《关于进一步推进信托公司“两项业务”压降有关事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在坊间流传,各信托公司能否按时完成压降任务成为焦点。

“大限将至”

据《证券时报》等媒体报道,银保监会日前向各地方银保监局下发关于压降通道业务等规模《通知》要求,信托公司应进一步推进通道业务和融资业务压降工作。《通知》一方面,要求加大信托通道业务清理力度;另一方面,要求持续压降融资类信托业务;并要求信托公司在力促完成压降任务的同时,风险防控工作也不能松懈。

具体来看,通知要求信托公司通道类信托项目到期的原则上不得展期续做,未到期的应加强与委托方和交易对手的协商争取提前结束。而对于确有困难,年内无法结束清理的通道类项目,应向监管部门申请个案处理,并留存相关证明材料。

监管同时指出,2021年是资管新规过渡期整改时限最后一年,各公司要进一步加大存续通道业务清理力度,年底前必须做到应清尽清、能清尽清。一家信托业内部人士向媒体透露,对于整个行业而言,通道类业务因有之前签订的合同,压降难度可能相对要大一些。

而融资业务作为通道业务主要形式,监管同样没有放松要求。《通知》指出,各信托公司应严格执行年初制定融资类信托业务压降计划,确保完成信托部下达的任务。新增融资业务应依法合规,穿透识别底层资产,不得“假投资、实融资”,以投资为名行融资之实,规避额度管控。

今年2月,召开的2021年度信托监管会议,监管曾明确传达2021年将继续开展“两压一降”,主要内容包括,融资类信托规模再降1万亿,违规金融同业通道清零,风险处置3000亿以上。同时,也是在此次会议上,监管层还通报2020年信托公司压降任务完成情况,并现场点名批评近20家压降不力的信托公司。

一位北方地区信托公司内部人士曾直言,其所在信托公司融资类业务压降200多亿元,压力不大,应该能够顺利完成;通道类业务压缩存在一定难度,但在积极跟银行沟通,大概率可以解决。

信托专家廖鹤凯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解释道:“接近年末,《通知》意在敦促各家信托公司完成监管年初设立的监管目标,推动信托业长久稳健发展。”中国网财经记者了解到,通道业务通常会采取多层嵌套结构,从而达到模糊底层资产目的,这样也使整个结构不易穿透,在不符合监管要求同时,也使底层风险积聚,并不容易被发觉。近些年频繁出现的信托通道业务暴雷事件,则一次次将其危害性呈现在人们面前。

“雷声”不断

11月10日,上市公司德展健康(股票代码:00831.SZ)发布公告显示,以自有资金4.2亿元购买了渤海信托·现金宝,截至2021年11月10日,剩余信托产品本金2.36亿元及投资收益尚未及时收回,出现逾期。

同时,德展健康对信托产品无法按期收回原因解释道,经公司与渤海信托沟通中,渤海信托相关人员称,上述信托产品无法按期收回的原因为,信托产品的赎回需要根据信托产品投资项目的退出情况进行安排, 需履行渤海信托内部赎回审批流程,因此,导致公司申购的信托产品发生了部分逾期未兑付情形。

而就在德展健康发布信托产品逾期公告次日,作为该事件另一当事方,渤海信托也发布澄清公告表示,上述)现金宝是我司成立的针对机构委托人一对一定制的资金信托产品,产品不对自然人募集且均分期独立核算,有别于市场上其他的现金管理型产品和资金池产品。根据信托文件约定,该期信托资金由委托人自行指定交易对手及投资用途,自行负责尽职调查并自愿承担投资风险,受托人仅承担事务管理责任。有渤海信托内部人士向中国网财经透露,上述信托项目是上市公司把资金通过他们的通道,给了大股东;大股东变相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是上市公司大股东还不上钱。

渤海信托补充解释道:“现金宝是我司成立的针对机构委托人一对一定制的资金信托产品,产品不对自然人募集且均分期独立核算,有别于市场上其他的现金管理型产品和资金池产品。”而这也就意味着渤海信托这款现金管理产品属于事务管理类业务,也就是俗称的“通道业务”。

中国网财经记者注意到,就在上述公告发布之后,深交所问询函也接踵而至。深交所要求德展健康补充说明其所购买的渤海信托发行的“渤海信托·现金宝现金管理型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渤海信托·现金宝”)底层资产情况,资金最终投向,以及是否与德展健康及德展健康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监高存在关联关系。

11月18日,针对深交所问询,德展健康发布《关于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延期回复公告》表示,由于北京和石家庄受到疫情影响,截至目前,仍有部分内容正在核实中,因此无法在 2021 年 11 月 18 日前完成披露,并预计将在 2021 年 12 月 10 日前完成对关注函的回复。而就上述事件进展中国网财经将保持关注。

而就在德展健康此次“暴雷”事件约一周前,同样是上市公司,11月3日,海南海药(000566)亦发布信托提示风险公告称,其于在2019年12月24日,购买的“新华信托华晟系列-华穗19号单一资金信托”(下称“华穗19号信托”),购买金额2亿元,该信托产品有效期自2019年12月24日至2021年9月23日。截至2021年9月23日,公司未收到华穗19号信托本金2亿元;这意味着上述产品已经逾期。

9月23日当天,海南海药公告称,截至当日,作为华穗19号信托借款人的重庆金赛支付了2019年12月24日至2021年9月23日的利息2264万元,但尚未偿还华穗19号信托本金2亿元。有信托业内部人士表示,在海南海药这笔投资中,信托公司实际上扮演的是通道角色。对此中国网财经向新华信托核实,截至发稿前记者未收到对方回复。

如果说,上述信托公司通道业务主要代表多为中小信托公司的话,作为公认“行业一哥”的中信信托同样也出现过踩雷通道业务情况。今年3月,中国裁判网披露一起信托纠纷案显示,判令华翔投资公司、银川润玺中心按照《合伙份额收购协议》之约定向中信信托支付有限合伙份额收购对价22.88亿元及违约金,按照年利率10.8%计算,暂计为26.08亿元。

裁判文书显示,2016年9月27日,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信银行)与中信信托公司签订《中信银行-天宝矿业信托金融投资项目1601期单一资金信托项目信托合同》。主要约定:中信银行作为委托人,将其合法所有或享有处分权的资金,委托给受托人中信信托公司设立单一资金信托项目,用于投资认购银川润楚中心20亿元优先级LP份额。由上述披露文件显示,中信信托在整个事件中同样扮演“通道”角色。

一位央企背景信托公司高管认为,这些年不少信托公司都因通道业务承受声誉管理风险,相对规范的公司会在此类信托产品的名称中注明“事务管理型单一信托”。用益信托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喻智表示,近些年监管层对于融资类业务和通道业务的压降从没有放松,加上今年年底“资管新规”过渡期即将结束,以及信托风险事件频发背景,监管层督促信托公司完成压降任务目标顺理成章。

“未来可期”

中国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以通道类业务为主的单一资金信托的规模和占比,在资管新规推出后,经历了长时间连续下降。事务管理类信托已从2017年第4季度15.65万亿元高点,逐步减少至2021年第2季度8.87万亿元,占比由59.62%下降至42.98%。

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信托融资业务方面,据中国信登发布数据,今年8月行业新增融资类信托产品规模为543.66亿元,在当时创下近一年以来新低。10月新增融资类信托业务规模和占比均显著下降。业务规模由9月的600.55亿元下降至375.43亿元,降幅达37.49%。

基于以上数据,用益信托研究员帅国让分析道:“对于融资类业务及通道类业务规模占比较大的信托公司而言,依然面临较大的压力,对于在标品业务大力拓展的信托公司而言,基本能满足监管的要求。”

中原地区信托公司内部人士向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其所在信托公司融资类业务压降压力不大,应该能够顺利完成;通道类业务压缩方面,也在积极跟银行沟通,存在一定难度,但大概率可以解决。

一家大型信托公司内部人士对中国网财经坦言,目前压降正在有序推进当中,金融同业通道业务压降面临一定挑战。

帅国让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解释道,监管层压降信托通道业务,主要目的,其一,加快表外信贷业务向表内回归,限制表外信贷业务的无序发展,减少表外信贷监管套利空间,有利于打击资金空转和监管套利空间;其二,近年来信托产品的风险不断提升,压降通道类业务也有利于防范信托业务风险的进一步扩大;其三,切合资管新规要求,增加规范的主动管理投资业务。根据监管的政策导向,未来这类业务会逐步压降;未来通道业务可能会向ABS业务转型。

一位信托研究员也坦言,信托行业的严监管态势从没有放松,压降融资类信托业务及加大信托通道业务的清理力度,意在减少监管套利空间,化解信托行业风险,推动信托业长久稳健发展。未来,对于信托业通道业务和融资业务压降工作进展,以及行业发展情况,中国网财经将持续关注。

金融投资报©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蜀ICP备1200229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80008  公众监督电话:028-86968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