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投资报 > 黄金外汇 > 正文

债市外汇对冲渠道扩容 新年金融开放再下一城

第一财经日报 2020-01-14 07:39:24
| |

新年金融开放再下一城。

为简化境外机构投资者开展外汇衍生品交易的展业流程、进一步完善外汇衍生品交易机制、优化外汇交易信息采集,1月13日,国家外汇管理局(下称“外汇局”)发布《关于完善银行间债券市场境外机构投资者外汇风险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下称《通知》),将自2月1日起实施,银行间债券市场境外机构投资者将迎来更多外汇对冲渠道。

近年来,中国金融市场不断扩大开放,一系列开放举措渐次落地,畅通了外资进入渠道,中国市场获得了众多国际投资者的青睐。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末,共有2608家境外机构投资者进入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境外机构持有的人民币债券规模达21877亿元,全年增加了4578亿元。自2018年12月以来,外资已连续13个月增持中国债券。

可以预见的是,2020年,金融对外开放还将继续往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的方向稳步向前。

外汇局“三箭齐发”

作为外汇市场对外开放的重要一环,《通知》进一步便利银行间债券市场境外机构投资者管理外汇风险。

近年来,随着我国债券市场加大对外开放力度,境外机构投资者对我国债券市场的投资规模不断扩大。在人民币汇率弹性日益增强的背景下,汇率风险成为不容忽视的问题。

第一财经记者从外汇局相关负责人处了解到,此次《通知》在2017年外汇局《关于银行间债券市场境外机构投资者外汇风险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基础上进一步完善,“三箭齐发”优化相关管理政策,重点包括丰富外汇对冲渠道、创新引入了主经纪业务、调整实需管理方式等。

外汇局有关部门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表示,“2017年政策出台的目的,是希望由一家银行为境外投资者提供债券交易、外汇风险管理一篮子、综合性的解决方案。此次政策是在2017年基础上的进一步优化完善。”

按照银行间债券市场现有政策安排,结算代理人为境外机构投资者提供交易、结算等债券投资相关服务。因此,结算代理人对境外机构投资者办理外汇衍生品业务,可以提供债券投资和外汇交易“一站式”综合服务,更好满足境外机构投资者的投资需求。

在外汇对冲渠道方面,《通知》将结算代理人单一提供外汇对冲扩大到多种外汇对冲渠道,按照境外非银行类投资者和银行类投资者分别增加外汇对冲渠道。

一方面,境外非银行类投资者可以选择3家境内金融机构柜台交易(优化),或以主经纪业务模式间接进入银行间外汇市场进行外汇对冲(新增);另一方面,境外银行类投资者除上述两种渠道外,还可以成为外汇交易中心会员直接进入银行间外汇市场(现有)。

此次政策优化还创新引入了主经纪业务。主经纪业务是国际外汇市场的一种成熟交易模式,指客户借助主经纪商(多为大型银行)的身份和资信开展交易,从而获得更好的交易条件。

“这是境内外汇市场的创新性探索,既有助于便利境外机构投资者参与境内外汇市场管理债券投资项下的外汇风险,也丰富了银行间外汇市场的交易模式,优化外汇市场基础设施。”上述负责人表示。

另外,调整实需管理方式也是此次政策优化的一大亮点。另一位外汇局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此前由1家结算代理行为境外机构投资者提供相关服务,主要是因为当时结算代理行能看见境外投资者的债券投资情况。“但增加渠道后,则必须对实需管理方法进行调整,因为政策是一体的。完善优化实需的管理方法,也使增加渠道有了可操作性。”

中国市场魅力十足

进一步便利银行间债券市场境外机构投资者管理外汇风险,仅仅是近年来我国金融市场不断对外开放的一个缩影。2019年以来,包括债市开放在内的金融开放动作连连,进程不断加深。

2019年7月,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发布11条金融业对外开放措施,除了将取消人身险、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和期货公司外资股比限制的时点提前到2020年等之外,与债市开放相关的包括:允许外资机构获得银行间债券市场A类主承销牌照;允许外资机构在华开展信用评级业务时,可以对银行间债券市场和交易所债券市场的所有种类债券评级等。

“各监管机构相继出台配套措施,推动金融业对外开放加速提效。”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

从制度建设来看,QFII和RQFII、债券通和银行间债券市场(CIBM)等境外机构投资我国债市的通道逐渐建立,投资额度基本全部放开;从开放速度来看,2019年前10个月,有超18项外资银行和保险机构筹建申请,更多国际投资者享受到开放便利;从国际市场认可度来看,2019年4月,中国债券已被正式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9月,摩根大通宣布,将于2020年2月开始在全球新兴市场多元化政府债券指数中纳入在岸人民币债券,富时罗素也有望在2020年将人民币债券纳入。

在外资普遍看好中国债券市场的发展下,资金正源源不断涌入。摩根大通全球指数团队此前预计,在中国债券被纳入全球三大主要固定收益基准指数后,或将带来高达2500亿到300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

1月12日,央行副行长、外汇局局长潘功胜表示,近年来,外资流入我国债市和股市资金明显增多,成为我国资本项下跨境资金流动的一个重要特征。

截至2019年11月末,境外投资者持有中国债券和上市股票余额分别为3248亿和2838亿美元,比2016年末上升1.6倍和1.1倍。

除了金融市场不断开放为投资带来便利外,我国经济保持平稳增长,也成为外资增持人民币债券的重要因素。

多位市场分析人士认为,在当前全球货币政策趋于宽松的背景下,我国央行逆周期调控效果正在逐步显现,也进一步让境外投资者对人民币相关资产青睐有加。

温彬认为,从中长期看,在中国金融市场持续扩大对外开放的背景下,国际投资者继续看好中国资本市场,而且从全球范围看,中国股市估值水平较低、债券收益率相对较高,国际机构投资者对中国债券和股票的配置热情比较高,资本项目流入有助于国际收支保持平衡,推动人民币升值。

金融开放仍将大步向前

回溯2019年,金融管理部门推出了30多条金融开放措施,相关举措正在渐次落地,稳步推进。可以预计的是,2020年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仍将大步向前。

2019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对外开放要继续往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的方向走。

银保监会近日召开2020年全国银行业保险业监督管理工作会议表示,将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加快已出台政策落地见效。

温彬认为,要进一步推动已出台的政策落地,把控好开放节奏与力度,深化国内改革以更好应对由此带来的影响,并着力防控金融风险。在引进来方面,加强外商投资促进和保护,继续缩减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促进外商投资便利化;在“走出去”方面,开拓多元化出口市场,健全“一带一路”投资政策和服务体系,稳步提升跨境贸易与投融资便利。

1月9日,央行上海总部部署2020年三项重点工作,其中之一就是继续落实金融改革开放各项政策,助推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科创中心建设。

1月12日,潘功胜也表示,中国国际收支将保持基本平衡的格局,跨境资本流入将趋势性增长。展望未来,随着我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步伐加快,境外资本进入我国金融市场仍具有较大的增长空间。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此文章为金融投资报原创,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联系电话028-86968491】
金融投资报©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蜀ICP备1200229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80008  公众监督电话:028-86968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