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投资网 > 银行 > 正文

银行永续债发行降速背后:“补血”工具增多 投资端也有压力

第一财经日报 2021-08-18 07:44:59
| |

[ 今年前7月,共33家银行发行了永续债,发行规模3185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规模缩减了6%,尤其是进入7月份,银行的永续债发行节奏明显降速,当月仅有1家银行发行了永续债。对此,大公国际分析师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一方面,银行的资本补充工具在增加,部分减少了永续债发行的规模;同时,在永续债的投资端也存在着一定压力,投资者对于中小银行永续债越发谨慎。 ]

8月16日,长安银行2021年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21长安银行永续债”)正式上市流通,债券期限5+N年,发行总额30亿元,这也是进入8月份以来首家发行永续债的银行。

今年前7月,共33家银行发行了永续债,发行规模3185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规模缩减了6%,尤其是进入7月份,银行的永续债发行节奏明显降速,当月仅有1家银行发行了永续债。

对此,大公国际分析师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一方面,银行的资本补充工具在增加,部分减少了永续债发行的规模;同时,在永续债的投资端也存在着一定压力,投资者对于中小银行永续债越发谨慎。

中小银行成主力

与可转债、优先股、二级资本债一起,永续债也是银行资本补充工具的一种,尽管永续债是“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不过,在实际操作的期限安排上,银行永续债一般采用5年循环的模式,即首个赎回期设定为发行日之后的5年,如发行银行选择不赎回,则继续循环下去。

2019年初,首单银行永续债落地,点燃了银行业对于永续债的极大热情。当年,16家银行发行了永续债,发行规模达到5696亿元,发行主体以国有行、大型股份行为主,平均发行规模达到356亿元。

2020年,中小银行开始成为永续债的发行主力,在当年52家发行主体中,40家为城商行、农商行,总发行规模为6457亿元,平均发行规模仅为124亿元。

到了2021年,截至8月16日21长安银行永续债上市流通,今年34只永续债的平均发行规模仅有95亿元,中小型银行的发行数量高达27只。

永续债成为越来越多中小银行资本补充的选择。

尤其是今年1月20日,宁波通商银行首次发行了转股型银行永续债,这是我国资本补充工具继2019年首次发行减记型永续债之后的再次创新。

在发生风险事件时,相比减记型永续债,转股型永续债由于最终能有一定的残余价值,因此对于投资人来说会相对友好,对资质较差的中小行来说,更能吸引投资者,有助于缓解中小行资本金压力。

今年6月,首单民营银行永续债(“21网商银行永续债01”)成功发行,拉开了民营银行发行永续债缓解资本压力的序幕。

从发行价格来看,今年,国有大行永续债发行的票面利率主要在4.0%左右,较上年末4.7%的高位已经下行了65~70BP。

“4%左右的永续债价格水平已经是阶段性的底部。”兴业研究分析师郭益忻对第一财经记者说,中小行永续债的发行利率普遍为4.8%,表明抱团互持依旧是目前中小银行机构发行永续债的主流方式。

降速背后

不过,从今年永续债的发行节奏来看,已经呈现出明显的降速趋势,今年一季度,银行永续债的发行规模仅有407亿元,二季度是永续债的发行高峰,规模达2698亿元。

而7月,银行永续债仅发行一笔,金额80亿元,8月到目前为止,也仅发行了一笔永续债。

大公国际分析师分析,可能是发行周期导致,商业银行资本补充类债券发行周期普遍较长,从银行计划发行到监管审批通过再到市场发行成功,一般需要1~2年时间,最短也要半年。

“今年上半年永续债的发行规模确实较往年明显缩量,不过,不排除是季节性收缩,去年永续债的发行高峰在四季度。”一位银行业内人士也对记者表示。

去年,永续债的发行主要集中在下半年,尤其是四季度,发行规模占全年1/3左右。

“事实上,整体来看,目前市场上可选的其他一级资本补充工具也在增加,可能使银行减少了发行永续债的部分规模。”大公国际分析师同时表示。

在永续债诞生前,优先股是银行最重要的其他一级资本补充方式,具有还本压力小的优点。此外,创新工具的发展也为银行补充其他一级资本提供了便利。一方面,今年初监管机构创新了转股型永续债;另一方面,去年国家批准将2000亿元地方政府专项债用于中小银行资本补充,目前正处于落地阶段,其中创新的协议存款模式可以补充银行其他一级资本。

值得注意的是,6月11日,中国银保监会、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关于规范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下称《通知》)。根据《通知》,现金管理类产品不得投资于低评级、长久期债券,产品投资组合的平均剩余期限不超120天,平均剩余存续期限不超240天。

“上述规定都使新增投资产品不能再投资到银行永续债等产品上,因此从投资端方面限制了银行永续债的需求。”大公国际分析师说。

取决于投资端

不过,从发行的需求端来看,银行补充资本金的需求很大,特别是对于中小银行来说。

根据银保监会数据,2021年二季度末,国有行、股份行、城商行、民营银行、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6.27%、13.35%、12.91%、13.08%、12.14%,五类机构这一指标均较年初有所下降,2020年四季度末对应银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6.49%、13.60%、12.99%、13.53%、12.37%。

东方金诚分析师李倩认为,在业务持续扩张以及缓释不良资产增加对资本消耗的背景下,中小银行资本补充仍将面临较大压力,未来资本补充债券的发行主体将持续扩容。

“银行通过包括永续债在内的传统和新兴工具补充其他一级资本的热情不会下降。”大公国际分析师认为,未来一段时间,银行永续债的发行主要取决于投资端。

“一方面,上述《通知》对永续债发行量的限制性影响可能持续一段时间,另一方面永续债发行主体扩容后,更多中小银行选择通过发行永续债的方式补充资本金,但因中小银行的信用风险相对大型银行较高,投资者对于投资中小银行永续债越发谨慎。”大公国际分析师说。

 

金融投资报©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蜀ICP备1200229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80008  公众监督电话:028-86968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