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投资网 > 要闻 > 正文

什么风向?多地召开专题会议聚焦互联网平台,此前已有多家巨头收罚单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 2021-05-07 07:49:25
| |

风往哪里吹?

5月5日下午,北京市政府召开专题会议研究部署互联网平台企业规范健康持续发展有关工作。券商中国记者注意到,在4月13日上午,浙江省委常委会会议也专题研究部署加强平台经济监管、推动平台经济规范健康持续发展。

在“五一”假期之前,4月30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相关法规,一口气开出9张行政处罚决定书,涉腾讯、滴滴和苏宁等企业主体;4月26日,市场监管总局官网发文称,近日,根据举报,依法对美团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4月中旬,广东高院披露其受理的不正当竞争纠纷和垄断纠纷案件,十大典型案例中涉网易、腾讯等主体。

4月20日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工信部新闻发言人、信息通信管理局局长赵志国指出,将加强互联网行业市场的竞争监管,加大合规调查评估的力度,摸底筛查平台企业合规的情况,开展行业不正当竞争的专项整治行动,重点整治恶意屏蔽、强制捆绑、流量劫持、违规经营等扰乱市场竞争秩序的行为。

多地部署“推动平台经济规范健康持续发展”

中国经济网官方消息,5月5日下午,北京市政府召开专题会议,落实中央关于加强平台经济监管、推动平台经济规范健康持续发展有关部署要求,深入总结前一阶段工作,研究部署下一步促进互联网平台企业规范健康持续发展有关工作。

会议强调,要坚决贯彻中央关于推动平台经济规范健康持续发展的重大决策部署,认真落实国家有关部门的整改要求,进一步提高政治站位,牢牢把握正确方向。要加强政策解读和指导,帮助平台企业提高认识,严格落实主体责任,全面检视和规范自身经营行为,完善企业内部合规控制制度,按照要求尽快整改到位,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切实保护平台内经营者和消费者权益。

同时,要坚持规范和发展并重,创新平台经济监管方式,建立健全平台经济监管平台,加快完善监管体系,着力营造创新环境,推动平台经济规范健康持续发展。

而事实上,数周之前,“平台经济”大省浙江也以高规格开展了相关主题的专题会议。据当地官媒《浙江日报》报道:

今年4月13日上午,浙江省委常委会召开会议,进一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上的重要讲话精神,深化研究部署加强平台经济监管、推动平台经济规范健康持续发展。浙江省委书记袁家军主持。

会议指出,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以来,总书记就推动平台经济规范健康持续发展发表了一系列重要论述,特别是这次在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上作了系统阐述,为新发展阶段平台经济更好发展指明了前进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我们要学深悟透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坚决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上来,进一步提高政治站位,强化政治担当,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推动平台经济规范健康持续发展的重大决策部署,以实际行动坚决做到“两个维护”。

会议强调,要全面准确理解把握总书记关于推动平台经济规范健康持续发展系列重要论述的精神实质和核心要义,牢牢把握推动平台经济规范健康持续发展的正确方向。要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高度深刻把握平台经济日益凸显的地位作用,充分认识平台经济是我国国际经济竞争力和影响力提升的重要方面;从构筑国家竞争新优势的战略高度深刻把握平台经济规范健康持续发展的总体考虑、工作原则和重点任务,坚持正确政治方向,坚持发展和规范并重,着眼长远、兼顾当前,补齐短板、强化弱项,建立健全平台经济治理体系,着力营造创新环境,努力解决突出矛盾和问题。

会议充分肯定去年以来我省出台了平台经济监管20条、上线了“浙江公平在线”、企业整改工作有序推进,强调要不折不扣抓好整改落实,进一步强化协同配合,督促指导阿里巴巴、蚂蚁集团全面整改,压实企业整改主体责任,确保按时高质量完成整改任务。要扎实做好稳定社会预期、市场预期各项工作,全面推动全省平台企业增强合规意识、加强合规管理、健全合规体系、实现规范发展,切实保护平台各市场主体权益。

会议强调,这次平台经济规范发展,具有里程碑意义,是提升竞争力、迈向高质量的一次重大机遇。要以创造性落实,在整体推进平台经济公平竞争、监管创新和企业竞争力提升上继续走在前列、当好表率,为全国发展大局作出新贡献。

会议称,要牢牢扛起“重要窗口”的使命担当,坚持正确政治方向,坚持发展和规范并重,坚持“两个毫不动摇”,坚持数字化改革引领,构建有活力有创新力的制度环境,建立健全平台经济治理体系,统筹发展和安全,全面提升平台经济创新力竞争力,在规则制度建设、全面加强底层核心技术攻关、引导平台企业更好服务实体经济服务中小企业创业创新、“产业大脑+未来工厂”“城市大脑+未来社区”建设、促进金融科技规范健康持续发展、全面加强和创新平台经济监管及完善全链条智慧化监管机制等方面率先突破,推动平台经济更好服务国家大局,更好服务社会主义现代化先行省和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更好服务实体经济和人民群众。

券商中国此前也有报道,今年2月26日晚间,浙江市场监管部门上线数字化“装备”“浙江公平在线”——对“二选一”“大数据杀熟”“低于成本价销售”“纵向垄断协议”“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等平台经济垄断的五类行为实施全网实时监测,进而靶向监管。首期监测范围覆盖重点平台20余家,平台内经营者1万余家,重点品牌500余个,商品10万余个。

数起反垄断罚单剑指互联网平台企业

去年以来,加强平台经济领域的市场主体行为规范、强化反垄断铺开,成为全市场关注热点。今年2月,《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制定发布。今年4月份以来,多起反垄断罚单开出,涉案主体不乏互联网平台大公司。

今年4月30日,国家市场总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相关法规,一口气开出9张行政处罚决定书,其中3张是开给腾讯关联公司。

腾讯在上述3个交易中被罚的主要原因均是“构成未依法申报违法实施的经营者集中”,不过,不具有排除、限制竞争的效果。根据《反垄断法》第二十一条规定“经营者集中达到国务院规定的申报标准的,经营者应当事先向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申报,未申报的不得实施集中”。

2019年11月,汽车养护电商平台途虎养车获得腾讯注资,途虎养车属于上海阑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交易完成后腾讯持有途虎18.34%股权,获得控股权,交易金额9.8亿元。另一个汽车平台则是Bitauto Holdings Limited (“易车”,此前在纽交所上市)为易鑫集团控股股东,2020年6月12日,易车宣布公司董事会批准并正式与腾讯控股及Hammer Capital组成的买方团签署协议,以75.9亿元联合购买易车股权,分别持股68.18%、15.15%。

另外,2018年6月8日,林芝腾讯、大连万达、深圳高灯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签署协议,拟设立合营企业上海丙晟科技有限公司,主要提供线上零售领域软件服务。交易后,大连万达、林芝腾讯、深圳高灯分别持有上海丙晟51%、42.48%和6.52%的股权。合营企业由林芝腾讯和大连万达共同控制。

除了腾讯,涉及主体中的知名互联网大公司还包括滴滴和苏宁,案由和腾讯类似。这几家涉案主体均分别被顶格处罚50万元。

而今年4月中旬,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首次发布互联网领域反不正当竞争和反垄断十大案例,涉及网络游戏、网络直播、搜索引擎、电子商务等互联网新兴产业,涵盖了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竞价排名、数据抓取、商业诋毁、侵害商业秘密、集体形象商品化权益保护等与互联网经济发展息息相关的内容。

据介绍,近年来广东高院受理的不正当竞争纠纷和垄断纠纷案件逐年攀升,2020年审结该类型案件达897件,同比增长10.9%,约占全国20%。在此次公布的案例中,深圳微源码诉腾讯微信公众号平台未经原告许可,擅自封禁原告在微信公众号平台上开办的26个微信公众号,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案构成垄断,但败诉。该案明确了互联网服务垄断应以涉诉行为具体指向商品或服务界定相关市场。

广东高院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广东高院将继续依法规范互联网市场主体经营行为,通过司法裁判,促进互联网领域形成公平竞争、规范有序的市场体系,为推动互联网经济发展提供更加有力的司法服务和保障。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是,今年4月29日,中国人民银行等金融管理部门联合对13家从事金融业务的网络平台企业进行监管约谈。腾讯、度小满金融、京东金融、字节跳动、美团金融、滴滴金融、陆金所、天星数科、360数科、新浪金融、苏宁金融、国美金融、携程金融13家网络平台企业实际控制人或代表参加了约谈。

网络平台企业在提升金融服务效率和金融体系普惠性、降低交易成本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金融管理部门对此表示肯定。但是部分存在的无牌或超许可范围从事金融业务问题,以及机制不健全、监管套利、不公平竞争、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等严重违规问题。

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解读称,此次监管约谈,有几大关键点:“超范围经营,甚至在监管意见下发之前‘狠赚一笔’的心态始终存在,但套利时代终结了;另一要点是,提出严控非银行支付账户向对公领域扩张,比如避免第三方支付业务与其他金融产品过度联系;但也提供了一个新路径是,符合条件企业申请设立金融控股公司。”

平台经济反垄断不误伤创新

近年来,我国平台经济迅速发展,新业态、新模式层出不穷,为人民的衣食住行提供了诸多便利;但关于平台经济领域“二选一”、大数据杀熟、未依法实施申报等涉嫌垄断等问题浮现,并已从电商领域,扩展到网约车打车、快递、外卖等领域。一些头部平台“强者愈强”的马太效应不断加剧,导致对中小企业、创业公司、从业者以及消费者都形成了挤压。

2020年末,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旗帜鲜明地提出要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随即,这项重点任务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被再度重申。

今年2月7日,《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制定发布,针对近年来社会各方面反映较多的“二选一”、“大数据杀熟”等问题作出专门规定,明确了相关行为是否构成垄断行为的判断标准;强调对各类市场主体一视同仁、公平公正对待,旨在预防和制止平台经济领域垄断行为,促进平台经济规范有序创新健康发展。

近期,阿里巴巴“实施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一案落地,以其去年境内销售总额的4%罚款182亿元更是引发广泛关注。

“根据《反垄断法》规定,经营 者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由反垄断执法机构处以上一年度销售额1%-10%的罚款, 4%的罚款比例较为适中。既体现了依法依规和过罚相当的原则,体现了国家强化平台企业反垄断监管的态度和决心,也体现了支持平台经济发展的政策目标,反应了发展和规范并重的监管思路。”平安证券研报认为,阿里巴巴处罚结果反应了发展与规范并重的监管思路,具有重要的标志意义和示范作用,也标志着平台经济反垄断治理进入新阶段。

其指出,2020 年以来,监管部门已经出台《<反垄断法>修订草案 (公开征求意见稿)》、《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等法规,并对多起平台经济领域涉嫌滥用垄断地位的行为进行处罚,平台经济反垄断立法与执法取得较大进展。根据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工作计划,2021 年还将积极配合立法机关做好《反垄断法》的修订、制定《禁止互联网不正当竞争行为若干规定》等工作。随着本次处罚结果的落地和 2021年相关法规的进一步完善,平台经济反垄断立法与执法将进入新阶段。

“进入互联网时代,边际成本递减效应叠加边际效用递增的马太效应使得这个行业呈现出和传统行业完全不同的市场结构,市场份额集中化使得运营成本不断下降,网络效用不断提高,在这种情形下,反垄断的执法目标应该是什么?维护市场交易、竞争的公平性,保护消费者利益还是市场结构分散化?”在互联网平台经济反垄断近期引起广泛关注的背景下,著名经济学家林采宜直言,反垄断反的不是“大”,反的应该是什么,2000年微软反垄断案的最终判决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

“不仅仅互联网巨头,即便在其他行业,龙头企业也拥有其他中小企业望尘莫及的成本优势和信息优势,因此,反垄断要打击的靶子,不是企业的大,不是市场份额的高,而是企业处于强势地位时侵害交易对手和破坏公平竞争的商业行为。”在她看来,随着时代的变迁,商业交易的模式在不断变化,反垄断的目标可以越来越聚焦,靶子则应该越来越“模糊“,“所有利用市场优势地位对交易对手(客户和供应商)进行压榨,涉及破坏公平竞争环境的行为都应该纳入打击范围。但不是让所有以做大做强为目标的收购兼并都被带上‘资本无序扩张’的监管紧箍咒。”

金融投资报©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蜀ICP备1200229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80008  公众监督电话:028-86968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