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投资网 > 要闻 > 正文

民资巨头与地方国资打起抢夺战

上海证券报 2020-06-29 08:28:10
| |

“具体的现在不能说,但很快就会披露最新的进展出来。”一位负责推进中环集团混改项目的相关人员对上证报记者表示。

中环集团混改大戏在挂牌进入尾声之际达到高潮。TCL科技6月24日宣布参与公开摘牌收购,而IDG资本与珠海国资组成的联合体(下称“珠海国资财团”)也已暗度陈仓拿到竞购“入场券”。

如何决策,成为天津国资“幸福的烦恼”。一方是面板产业巨头,一方是“金融+国资”联合体,天津国资会如何给自己的“靓女”选择婆家呢?

对此,有半导体产业界人士认为,两大竞买方各有所长,天津国资应“风物长宜放眼量”,站在如何壮大当地半导体产业的高度,在一定的价格基础上,变“嫁”为“娶”,给自家大硅片资产找个“好女婿”,来带动天津半导体产业壮大。

一个值得对比的案例是,江苏大型国企徐工集团28日晚也披露混改进展,在引入混改资本方面,江苏国资明确提出:优先非公资本,拒绝同业竞争者(详见《中国工程机械工老大混改:拟募资156亿元,非公资本优先,不欢迎同业竞争者!》)。

反观天津国资,会否也有这样的格局观呢?

产业资本、地方国资都来了

6月24日,TCL科技、中环股份、天津普林三家上市公司齐发公告,宣告中环集团的百亿混改有了新进展:TCL科技将参与中环集团100%股份受让。

根据天津产权交易所公告,津智资本、渤海国资分别挂牌转让其持有的中环集团51%、49%股权,挂牌日期为5月20日至6月16日。以2019年8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中环集团100%股权对应评估值100.65亿元,转让底价为109.74亿元。津智资本、渤海国资均隶属天津市国资委。

TCL科技公告,鉴于本次中环集团100%股权公开挂牌转让项目产生两个及以上符合条件的意向受让方,天津产权交易中心将根据权重分值体系评议得分最高的意向受让人为最终受让方。

上证报记者多方求证,上述另外一个意向受让方为IDG资本和珠海国资(旗下的珠海华发)组成的联合体(下称“珠海国资财团”)。

珠海国资要买天津国资的资产,这大为超出市场预料!难道天津国资还不如珠海国资?需要珠海国资来提升水平?珠海有发展大硅片产业的先进经验?

中环集团是怎样的资产?我们先看看她的家底。

挂牌信息显示,中环集团成立于1998年4月,注册资本21.37亿元,2018年营收144.23亿元,净利润6.22亿元;中环集团本次参与交易的主要资产为中环股份和天津普林。

其中,中环股份主要产品包括半导体材料、半导体器件、新能源材料、新材料的制造及销售等。其中,半导体材料包括光伏硅片、集成电路用硅片。

尤其是,在半导体材料领域,公司披露在2019年顺利投产8-12 英寸集成电路用大直径硅片项目,这让中环股份的市值节节高升。

截至6月24日,中环股份的市值为582亿元,天津普林的市值为27.81亿元,二者合计超过了60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中环集团旗下另一家上市公司七一二,由于中环集团持有公司的股票尚处限售期内,因此公司不参加本次混改,而七一二的第二大股东正是TCL科技,截至一季度末的持股比例为19.07%。

TCL科技:带动天津半导体产业一起成长

作为中国的面板双雄之一,TCL科技为什么要斥资百亿元,来买一家半导体材料公司?

“除了显示,TCL一直想再找一个科技产业,比面板技术含量更高,可以容纳一定规模效益的公司,来提升上市公司的科技含量和盈利能力。”对于参与竞买中环集团100%股权,TCL科技相关人士在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回应,中环集团恰好符合TCL的半导体产业战略定位。

一个背景是,TCL科技在2019年剥离终端业务完成重组后,就定位“科技产业集团”,通过产业横向整合和向半导体产业链上游(主要是半导体设备材料)纵向延伸,做大做强半导体;同时,择机布局新的高科技产业赛道,则是公司的第二个目标。

“半导体显示与半导体集成电路,在基础工艺原理上有一定的通用性,TCL科技此番竞购中环集团,双方未来在业务上可具有一定的互补和提升,有利于双方的发展。”该TCL科技人士告诉上证报记者,TCL在获悉中环集团混改的消息后,开始积极筹划参与。

该人士也向记者确认,如果TCL科技最终竞得中环集团100%股权,肯定以产业发展壮大为第一目标,带动天津的半导体产业一起成长。

不过,如果天津国资奉行的是价高者得,那TCL科技恐怕竞争不过财大气粗的珠海国资。

PE“顶配”:IDG资本+珠海国资

TCL科技此番将面对的对手,资金实力非常强大。不管是IDG资本还是珠海国资,似乎都是不缺钱的金主。

作为国内最早的投资机构,IDG资本在新经济领域投资颇有建树,还一度推动主营光伏的爱旭股份借壳上市,是颇为优秀的投资机构。而联合体的另外一方珠海国资委,刚刚卖出格力电器15%股权,手握近400亿元“热钱”,珠海国资委也在挖掘“下一个格力”。

记者注意到,疑似IDG资本和珠海华发方面为本次交易准备的投资平台“珠海昀沛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恰好在前不久完成了法人和业务范围变更。变更后的法人为珠海华发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华金资本的董事、总经理郭瑾,而珠海昀沛的业务也巧合般地加上了半导体和太阳能。

显然,比起TCL科技截至一季度末197.7亿元的账面资金,“IDG资本+珠海华发”的组合无疑是资金实力更雄厚的一方。

但记者从知情人士了解到,珠海国资委内部在参与中环集团混改事宜上颇有分歧。

“一派明确支持珠海华发和IDG资本关于中环集团的资本运作,但另外一派则是站在珠海半导体产业发展的角度,希望将中环大硅片资产搬到珠海。”该人士透露。

此外,也有部分人士不看好该项收购,其认为中环集团,尤其是中环股份的资产不够扎实。“毕竟,2019年财报显示,中环股份半导体材料销售10.97亿元,占营收比仅6%;其12英寸大硅片也还处于送样阶段。”

天津国资要什么?

眼下,中环集团股权转让的意向受让方已经确定,本次混改即将进入最终的竞价环节,天津国资也将在不久后做出最终选择。

天津国资究竟要的是什么?从公开信息中得知,天津国资拟将中环集团控股权转让给一家治理良好、产业协同的战略投资者,同时投资者须承诺混改后的中环集团注册地仍在天津。

“对于受让方的选择,价格绝不是首要指标,最终要按照双方的‘权重报价’进行充分考虑,此前提出的是否能够长留天津也是决定性因素之一。”前述参与中环集团混改的相关人士说道,“此外,我们欢迎包括私企、外企、股权投资基金在内的各类型的企业,企业类型不设限。”

何为“权重报价”?经查询,权重报价是天津产权交易中心一个专有的评估标准,权重指标一般包括产权受让价格、职工安置、债权债务处置、技术支持、财务能力等内容。权重指标一般应采用定量指标,确需采用定性指标的,该定性指标应明确、客观、易判断、具操作性。

根据中环集团混改项目的权重分值体系,除了分值最高的“产权受让价格”(51分)外,还有“在津产业布局安排”(11分)、“产业协同”(9分)、“行业管理经验”(7分)、“资本实力”(5分)等指标。

一方是面板产业大鳄,一方是“金融+国资”联合体,天津国资委如何给自己的“靓女”选择婆家呢?

可以明确的一点是,产业资本和创投机构参与混改的最终目的不尽相同。从黑石等风投机构参与实业的案例看,其大部分的运作思路为,将收购的资产进行剥离、整合后,再择机出售,从而赚取差价,本质上还是着眼于金融和资本的运作,投资的周期也比较短。

但产业资本的立足点则是产业,产业资本并购的逻辑往往是标的资产与自身业务发展的协同性,期望是并购后双方都取得不错的发展和成长,所以产业资本更着眼于长周期的投入和支持,也更能推动产业和企业的发展。

对此,有半导体产业界人士在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发表观点,天津国资应该“风物长宜放眼量”,跳出“卖资产”的思维,站在当地半导体产业发展的高度,在一定的价格基础上,更侧重考虑竞买方对当地产业发展的意义,变“嫁”为“娶”,给自家大硅片资产找个“好女婿”,来带动天津半导体产业壮大。

公开信息显示,IDG资本和TCL科技过去三年内均有在天津投资的经验,基于此,产业协同和行业管理经验或将成为“胜负手”。

那么,天津国资究竟是选择投资管理经验更胜一筹的“IDG资本+珠海国资”呢,还是更青睐产业协同效益显著的TCL科技呢?上证报将持续关注。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金融投资报©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蜀ICP备1200229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80008  公众监督电话:028-86968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