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投资网 > 名家金论坛 > 正文

宋清辉:订单迁移至中国背后的市场逻辑

金融投资报 2021-11-13 10:16:38
| |

中国的“世界工厂”市场地位需要以高精尖的技术作为支撑,包括增强我国自主研发能力,提高零部件的精密程度、科技含量等,但是实现这些则需要许许多多相关领域的科研工作者一起努力,付出大量的精力、汗水和聪明智慧。

■宋清辉

古典经济学家亚当斯密的“绝对优势理论”以及大卫李嘉图的“相对优势理论”,可谓是当前供应链全球化的“圣旨”。然而,这两大理论在近期的实践中似乎根基有些不稳,有着天然人力资源优势的越南劳动群体,近期因为疫情爆发,宁可饿肚子也不愿意在人多、聚集的工厂里打工。据媒体报道,今年以来,越南有9万多家企业由于顶不住停工停产造成的经济压力而破产,越南经济迎来了35年最差境况。

今年三季度,中国GDP同比增长4.9%,越南GDP相比大幅下跌6.17%,如果不是因为疫情防控不当而导致人心惶惶,越南的制造业大概率不会出现当前的窘迫。再看中国这一边,中国经济持续维持着“稳”这一显著特征,即便个别西方国家将抹黑中国当作每天的功课,但是中国经济依旧保持定力。

事实上,相对优势理论并非失灵,只是外部干扰因素太多所致。资本永远是逐利的,在无法选择最低成本的时候,资本家会退而求其次,综合考虑选择成本相对较低的国家市场。可以想象,因为担忧其他东南亚国家也会像越南疫情防控不当而出现停产危机,因此订单的改变、工厂的迁移自然不会迁往防控不当的国家和地区,除非他们像美国那样根本不把病毒当回事。

全球企业家都能够看到我国最为详实的相关疫情防控数据,这也是为什么会有企业将订单从越南改向中国的原因。虽然各地最低工资标准都有一定上浮,劳动力成本也有所上涨,但却可以最大程度避免因疫情导致的停工停产。由于在接下来的两个多月里,万圣节、感恩节、圣诞节、元旦这四个西方重要的节日以及相关促销活动是欧美企业销售的大好时机,若因库存不足、缺货等原因而没有参与到节日营销中,那便可能真的是错过了好几个亿美元的销售额,所以即便人工成本有所增加、中间环节稍显复杂,企业家们也要赶在这些时间之前,在中国的工厂里完成商品制造的所有布局。

换句话来说,把工厂迁移至中国,也是中国再度扮演了“救火队长”的角色。要知道,当今全球防疫最严格的国家就是中国,工厂、生产线迁移虽然存在一定的难度,但是欧美企业此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愿意进入中国,这里面或有两个重要的原因:一是高度认可中国在疫情防控方面做出的贡献,对中国非常有信心;二是说明了除中国外,没有哪个国家的工厂和生产线是不可替代的。但是按照外资的一贯风格,当全球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或是没有紧急的生产任务后,不管我们怎么挽留,只要不拿出真金白银来降低他们的生产成本,那么不管是打“人情牌“还是”政策牌“,他们或许会再度离开,把工厂设置在成本低的国家里,因为到手的利润才是最香的。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当前流入越南的产业主要集中在供应链需求低、科技含量低、人力成本高等环节,而非整个的供应链环节。与此同时,越南制造业目前主要以“来料加工”、“来件装配”、“来样加工”为主,这也意味着越南的制造业相对低端,所以至少现阶段,越南还无法取代中国的市场地位。

此外,从国家建设发展情况来看,越南的科学技术水平和基础设施建设还比较落后,科学技术水平在一定程度上和企业生产效率相关,同时这也决定了越南现阶段的工作仍旧主要集中在组装等方面。与此同时,由于基础条件限制,越南能够从事基础劳动即劳动密集型产业的人数也很有限,能够引入和产出的总量也难以与中国相提并论。

尽管我国综合国力、科研水平不断提升,许多表现突出的企业甚至还在国际上树立起了行业权威,但我们在供应链上游的竞争中话语权依然还不够多,这也给了个别国家或者企业给我们“下绊子”的机会。未来亟需加以改变,同时要加大技术创新力度等,中国的“世界工厂”市场地位需要以高精尖的技术作为支撑,包括增强我国自主研发能力,提高零部件的精密程度、科技含量等,但是实现这些则需要许许多多相关领域的科研工作者一起努力,付出大量的精力、汗水和聪明智慧。

金融投资报©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蜀ICP备1200229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80008  公众监督电话:028-86968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