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时间加载...
-周末证劵专题

黄湘源:价值投资贵在有定力

金融投资报 2018/5/12 11:08:55 评论(0)
| |
    因为中国股市现在比美国股市要便宜得多,巴菲特和芒格相信,“中国股市将会跑赢美股”,他们的判断显示了一个真正的价值投资者的睿智和定力;同时也说明,价值投资在乎的是根本价值的发掘和最终价值的实现。

   在中美贸易摩擦的敏感时刻,巴菲特却力挺价值投资的中国机会。这份定力非常人可比。我想,这才是巴菲特的投资理念引人入胜的魅力之所在。

   巴菲特和芒格说的价值投资虽然在更多的人看来,依然还是不可战胜的投资经典,却也不免会被有些人视为老生常谈。事实上,正如巴菲特在这次股东大会上所说的那样,他现在已经处于半退休状态几十年了。伯克希尔哈撒韦具体的公司运营和投资基本都交给了两位副手。尽管如此,他和芒格在特朗普和美国政府竭力打压中国之际,却依然还能毫不犹豫地力挺中国投资的机会,这显然不是一般的投资家所能做得到的。

   “如果所有人都失去理智,你仍能保持头脑清醒;如果你能等待,不要因此厌烦,如果你是个爱思考的人——光想会达不到目标;如果所有人都怀疑你,你仍能坚信自己,让所有的怀疑动摇;你就可以拥有一个世界,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你的。”这是巴菲特最爱引用的箴言。这次,对于中国机会,巴菲特的说法,同样也一如既往地体现了他在价值投资上这种特立独行的理智和自信。巴菲特直言,中国的投资机会非常多,“在这样一个高速且蓬勃发展的市场中,持有相同资本的投资人,在中国的收获,可能会比在美国更多。”

   无可否认,中国经济在改革开放以来取得了巨大历史成就,连续多年保持中高速增长,在综合国力显著提升的同时,也为全球经济可持续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如果要说这场贸易摩擦对我国经济的稳定发展一点也没有什么影响,显然也不是实事求是的说法。巴菲特在这种时候看好中国,也许正像他所一以贯之的价值投资实践一样,图的是长远。以往巴菲特对中国企业或别的什么标的的投资,不也大多是在播种时期就开始,最后才有可能收获了别人所意想不到的极大成功的么?不难判断,他现在所说的这种中国机会,应该也正是如此,并不一定非得拘泥于眼前一时一事之得失不可。如果中美贸易摩擦非但没有把中国打压下去,反而逼出了一个更大的发展机会,那么,投资人在中国的收获,岂不也就必然会更多,甚至比美国多更多?!对此,我们有什么理由不能像巴菲特一样充满理性和自信?妄自菲薄,大可不必。

   价值投资并不是嘴上功夫所卖弄的花言巧语,它是一种身体力行的投资实践,是来不得半点投机和取巧的。顺风顺水的时候说得再如何天花乱坠的价值投资,如果经不起逆势逆境的检验,那也就非但谈不上什么价值投资,只能说是投机到不能再更投机的投机。有数据显示,1965-2017年,伯克希尔的复合年增长率为19.1%,明显超过标普500指数的9.9%,而伯克希尔令人吃惊的10880倍以上的整体增长率,岂不正是数十年如一日坚持价值投资的投资理念,在价值被高估的时候果断卖出,在被低估的时候成功抄底的结果?这不仅得益于其非同寻常充满理性睿智的价值判断,更在于战胜贪婪和恐惧的无比坚强的定力。

   巴菲特多次强调,价值投资在中国A股市场同样适用,甚至更加适用。不过,中国投资者能不能取得像巴菲特那样卓越的价值投资成果,关键不在于别的,就在于能不能像巴菲特一样,始终如一地信奉价值投资理念,而决不能容许有任何一点的三心两意。我们很多人不仅缺乏巴菲特那样的价值远见,更少了一点巴菲特那样的价值投资定力。自从中美贸易摩擦开始以后,他们就被唱衰中国的言论所吓倒,以为中国股市将就此而一蹶不振,再也挺不起来了。这不仅说明,他们对中国发展机会和投资机会的了解,远不如巴菲特,而且,他们对价值投资的主张,骨子里也并不是什么真正的价值投资,而只是见风使舵的机会主义,如此而已。

   中国投资者要像巴菲特那样坚持价值投资,就必须坚持辩证唯物主义的价值观,把压力看成发展动力。现在还在三千多点蹒跚而行的中国股市,同连续走牛了十几年的美国股市相比,好比龟兔赛跑。眼前的一些落后固然自不待言,但是,如果兔子半途上躺下来歇一歇,谁说乌龟就一定不会跑到兔子的前头去呢?美国的牛市或正处在盛极而衰的微妙时刻,而中国股市方兴未艾。正因为中国市场现在比美国股市要便宜得多,巴菲特和芒格相信,“中国股市将会跑赢美股”,他们的判断显示了一个真正的价值投资者无与伦比的睿智和定力;同时也告诉我们,价值投资在乎的并不是一时一事的得失,而是根本价值的真正发掘和最终价值的充分实现。在笔者看来,这也是价值投资比任何机会主义的投机理论和投机行为,有可能更有底气更有定力和更有前途的要旨之所在。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我要发表
查看全部评论>>
网站制作 网站维护:易设界
金融投资报©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蜀ICP备12002292号